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为什么梅花国的国王大人总是不摘下他的围巾呢?

※主露中,副米英,大概有病
※请假装国王大人有围巾xxx
※前篇米英戳头像xxx




久别多年之后,在阿尔弗雷德故意的一次漏嘴之下亚瑟柯克兰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一段时间大家看他的眼神那么奇怪。

“我们就是想知道你的帽子为什么摘不下来。”

弗朗西斯诚恳地说道,然后吃掉了除了司康饼以外所有的点心。

基尔伯特在一边拼命地点头,路德维希维持着一张胃痛脸而王耀则是牢牢地盘着腿坐在了马桶的上空,就连盖儿都没翻下来。几个人似乎已经很习惯地盘踞在厕所里,虽然没有异味但是亚瑟确确实实地听到了隔壁冲水的声音。

“怎么了,亚瑟?”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问道。

亚瑟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好肮脏。”

“……”

“话说伊万呢?”

“他啊,梅花国有什么事情他先回去了。”王耀大大咧咧地啃了口苹果含糊不清地说道。

亚瑟想着他好气啊,凭什么就他遭这份罪,于是他想了想之后提出了一个明明是一个很值得探究可是偏偏没人说过的疑点。

“话说你们就没想过为什么伊万的围巾摘不下来吗?!!”

恍若一声惊雷!

所有人都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其中基尔伯特先嚷嚷了起来。

“说不定伊万是个抖s呢?!?生气了就把围巾拆下来抽人?!?!”

阿尔弗雷德迅速反驳道,“不对!那玩意儿我听亚瑟说过,是个项圈,溜猴儿的那种,念个紧箍咒就能缩缩缩缩。”

“那不是我说的……”

“我去,牛掰啊!”基尔伯特赞道。

亚瑟忍无可忍,“说不定他只是黏上了摘不下来呢?!?!”

“……”

“……………………妈啊这个画面感。”弗朗西斯深深地忧郁了。

一直被大家忽视的王耀也幽幽地开口,“原来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亚瑟:“……”
亚瑟想他大概明白为什么那几个人那么热衷于摘他的帽子了。
全他妈是一群智障。

“hero觉得每天戴着个破围巾简直是深深的屈辱!!为了我们黑桃国王耀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阿尔弗雷德露出一口白牙,“最好直接撕下来,长痛不如短痛嘛。”

亚瑟:……
亚瑟说,“其实你他妈只是因为看他不爽对吧?!?!对吧?????!”

“那个说你秃了的就是伊万。”阿尔弗雷德深情地握住王后的手。

亚瑟突然觉得很有道理,转过头对王耀嘱咐道,“王耀,阿尔说的没错。你就应该狠狠地撕下来,皮烂了还可以养,对吧?”

王耀凝重地点头。

而一旁的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则深深地感受到了黑桃国的可怕与邪恶。

然后他们抱着正在吃瓜的路德维希就像海豹一样地哭了起来。

“我觉得呢,你应该出其不意,大喝一声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猛地一下把围巾撕下来。”路德维希一本正经地提出意见。

“噢,明白明白!”王耀认真地记了下来。

于是当天在黑桃国国王与王后殿下两人许可之下,王耀踏上了去往梅花国的途中。当晚他到达了王宫之后躺在伊万的床上,准备以勾引之名行撕围巾之实。

王耀不怎么熟练地朝伊万抛了个媚眼,趁对方惊诧之时一把抓住围巾的末端360度前空翻托马斯全旋跳接侧身旋转三周半后以720度转体后空翻结束后右手用力往旁边一扯,嘴里大声地喝道——

“翻滚吧!伊万!”

伊万:“…………”

不过那条围巾还是牢牢地绑在伊万的脖子上丝毫不动。

王耀看后一愣,掩饰性地咳嗽两声,“那个,黑桃国最近举办了体操比赛,我就是来练练。”

然后他们就开始疯狂地练习体操了。

“你们得再给我想个办法,完全没用啊。”王耀着急地抹了抹汗。

弗朗西斯凝重地皱眉,“居然没用,看来围巾已经粘的太牢了啊。”

亚瑟捂住脸,“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厕所里谈论这些东西……”

所有人都无视了他之后阿尔弗雷德突然提出,“这样吧,你和他自主规制之后趁他睡着的时候扯,用剪刀辅助一下?我上次也是这么干的。”说的是他摘王后帽子那次。

王耀怒,“我是下边那个,你是上边那个,我哪还有力气啊。不信你去问亚瑟,跟你自主规制后他还有力气?!?!”

躺着也中枪的亚瑟,“……”
深深感受到了黑桃国的深不可测的基尔伯特,“……”

“总不失为一个办法,你就先试试吧。”路德维希开口。

王耀无奈地叹口气,再次踏上去往梅花国的路程。这次他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手控制着和伊万那什么的时候不去扯对方的围巾,不过伊万察觉到王耀的不专心后皱了皱眉,身下越发用力王耀虽然很爽内心却叫苦不迭。

经过一段白日宣那什么之后王耀扶着腰破口大骂。

“你们吃着我的点心抢我坐的马桶还尽给我出馊主意!!”

基尔伯特讪笑着把刚刚踩过的地方用弗朗西斯的袖子擦了擦后把王耀扶了上去,这时候路德维希发话了,作为一个资深的s/m专家他扶了扶阿尔弗雷德的眼镜说道。

“你还得再献身一回。”路德维希很严肃,“而且你要这么跟他说,你想玩捆绑play。而且不用他的围巾就觉得浑身难受。如果伊万还想跟你自主规制的话他一定会答应你然后想办法把围巾弄下来的。”

亚瑟觉得很靠谱,“就是,让他自己动手也总好过我们这些外人对吧?”
阿尔弗雷德十分没有原则地附和自家王后的意见,然后把王耀扒光丢到了梅花国王宫伊万的房间门口儿。

而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再次感受到了黑桃国的可怕并且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随后抱着路德维希像企鹅一样的哭了起来,

王耀:“……”
居然连条遮羞布也不留,禽兽!!

伊万看见后一挑眉,软声软气地说,“小耀,你……?”

王耀已经淡定下来了,“我来找你做,s/m的那种。”

这和说好的剧情一点也不一样啊,你不应该娇羞地捂脸跟我撒娇来一场扮演play吗?!?!
但是伊万捂着胸口觉得,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清高的人儿他怎么这么可爱怎么这么清纯和那些想要勾引他的妖艳贱货一点也不一样!!!

“我只要求你用你的围巾绑,否则就不做了。”
王耀瘫着脸补充。

伊万惊慌地捂着围巾复杂地说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几天……小耀还是让你知道了!”

王耀也惊慌,“啊?我知道什么了?!?!”

伊万摘下了他的围巾。

然后他们就疯狂地自主规制了。


fin.


所以他妈的为什么平时不摘下围巾?!?!?!?!
大概因为围巾下没有脖子吧(不)

评论(47)
热度(438)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