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黑桃国的王后大人为什么总是不摘下他的帽子呢?

※主米英,副露中
※最近段子力不足啊x电脑坏了只能摸鱼了x
※依旧很智障的段子x



王耀对这个问题已经好奇很久了。

为什么亚瑟柯克兰从来不摘下他那顶小礼帽呢?

“我觉得吧,可能是为了装逼。”方块国国王十分优雅地捻起一块糕点往嘴里送去。

基尔伯特十分严肃地反驳,“就那么顶小帽子还能装什么逼啊,我估摸着是什么魔法道具。”说完后他还转头对着自家弟弟求证,“就是那种可以从帽子里变出肥啾的魔术一样的感觉,你说是吧阿西?”

“哥哥你高兴就好……”

王耀觉得很有道理,难得基尔伯特靠谱了一回很赞同地点点头。

伊万看到这个场景急了,掰过来王耀的脸语出惊人。

“小耀你听我说,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亚瑟柯克兰那块地方的头发是秃的!”

“……”

“……”

“……”

“所以为什么你们三国的国王都他妈在我黑桃国的厕所里?!?!”

阿尔弗雷德听了半天墙角就听见这么一个扯淡的理由还是忍不住蹦出来了。他本来就是想来上个厕所,结果就听见这么几个人鬼鬼祟祟地窝在杂物间里边讨论这个傻逼得不能再傻逼的问题。

弗朗西斯讪笑着偷偷又送了口点心,伊万表示他来找他老婆王耀有何不对,路德维希面瘫着把哥哥护在后边不说话,可基尔伯特天生就是个作死的料啊。

“本大爷觉得啊,梅花国那个混蛋说得还真有点道理,指不定亚瑟柯克兰就是个秃的呢?!”基尔伯特掰掰手指头,“你看啊,无论是平时的会面还是日常会议他好像都没摘下来过啊,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呸!”

虽然阿尔弗雷德迅速地表达了反对意见,但他悲伤地发现,妈的,他居然无法反驳。

“难不成你见过什么时候小少爷把帽子摘下来过?”弗朗西斯循循善诱。

“好像是没有……”阿尔弗雷德纠结地开口。

因为亚瑟带上小帽子显得反而更加可爱,他也就没有去注意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据理力争地说道,“但是那个帽子很小,就算是秃的也不可能只秃那么一个地方吧????!?!”

王耀一拍大腿,“不就是因为只秃了一个地方才要藏起来嘛!”

“……”这是明明觉得很没有道理但是吧偏偏无法反驳的阿尔弗雷德。

“……”这是随口一说结果一群人全他妈信了的懵逼吃瓜伊万。

“是哦……就算是平时我们做的时候亚瑟也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我还以为那是亚瑟喜欢的小情趣……”阿尔弗雷德沉痛地开口。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然后摆出了怜悯的样子。

“这样吧,亚瑟洗澡洗头的时候肯定会摘下来,你趁那个时候看吧!”王耀定下了主意。

所以在当天晚上,亚瑟就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尤其是阿尔弗雷德。所以当阿尔弗雷德对他提出要洗一顿鸳鸯浴的时候他也只是淡定地一挑眉。

都这么多年老夫老妻了阿尔弗雷德居然还会羞涩吗?!果然他还是要拿出做哥哥的派头,今晚就由他主动吧,只是因为顺眼而已,就帮帮这个不懂事的小鬼好了。

这么想着亚瑟露出一个诱惑性的笑容双手攀上阿尔弗雷德的脖颈,阿尔弗雷德大脑当机了一瞬就马上把人怀抱起来到浴室来了一发榨干play。于是第二天众人问起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只能很深沉的说,由于一些自主规制的原因他没能见到亚瑟到底有没有摘下他的小帽子。

唯一没有携带老婆的弗朗西斯冷漠地哦了一声。

所有人又根据亚瑟柯克兰到底有没有秃这个问题讨论了许久之后又商量出一个计策——下药术。

“你干脆把他迷晕了!然后咱们一起去掀开他的头盖骨看个究竟!!”

“头盖骨?!?!”

“哎呀反正都差不多啦。”

说实话虽然这几个人一点也信不过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决定死马当活马医,而且王耀再三保证这个药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影响并且让亚瑟好好地休息一下也是好的,就这样他还是决定试试。

“咳、亚瑟,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了午饭,你要不尝尝?”

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把那盘下过料的东西放到了亚瑟的面前。

亚瑟先是呆愣了一下后十分感动地点头,“谢谢你了阿尔,作为回报我也会好好研究厨艺给你每天都做午饭的!!!”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坚定地把那盘菜移走后说,“我给狗吃都不给你吃!”

亚瑟:………………?!?!????

好像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误会,阿尔弗雷德绞尽脑汁地寻找着借口,“呃,我让王耀指点一下我后再给你吃。”

亚瑟不满道,“你喜欢的人是我还是王耀啊,你不如让王耀做王后好了。”当然只是调侃。

阿尔弗雷德想也不想地拒绝道,“说笑吧你,王耀充其量就是个黑桃国做饭的保姆。”

亚瑟满意地点头。

在外边偷听的王耀:……………………妈个鸡。
一起偷听的伊万:^L^你他妈就是这么看我老婆的?!??!?

第二计也失败了。

阿尔弗雷德苦着脸来到几个人相约的厕所(……)里,看见弗朗西斯摆了个小桌子悠闲地吃着点心他就有些来气。

“你们吃我的住我的还抢我的厕所还给我尽出一些馊主意!!”

弗朗西斯这就很不服了,“我们出的主意明明很棒好吗?!?!问题肯定出在你这儿。”

“你们这主意差点让我每天吃亚瑟的饭啊?!?!”

“……”

“弗朗吉啊这确实是你的不对了啊。”基尔伯特严肃地指责道。

弗朗西斯:……

“那这样吧,哥哥给你重新出个主意,我们帮你把亚瑟灌醉了,然后你再去把他的帽子摘下来。”

“这个主意不错。”明明是自己想喝酒的路德维希深沉地表达了同意。

这时候王耀阴阳怪气地说道,“那阿尔弗雷德你可得付出点代价,毕竟弗朗西斯他们可不像我一样是你的保姆,呵呵。”
伊万也露出令人胆寒的微笑力挺王耀。

于是和亚瑟喝着小酒吃着点心的弗朗西斯怀揣着几百块大洋一脸懵逼。

卧槽,白吃还他妈的赚了三百,这波不亏!

“红酒混蛋……为什么这么多人最近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啊……”亚瑟已然有了醉意,现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弗朗西斯闻言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朝角落使了个眼色后应付着亚瑟,“那说明你帅啊。”

“嘿嘿,我也这么觉得。”

弗朗西斯:“……”

讲道理,米英两人都那么讨人厌凑一对儿还是有点道理的。

等亚瑟已经开始抱着钢管深情地唱歌的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了酒吧的台子,一把把人压在地上后也没有像外人想的开始扒衣服而是使劲地把帽子扯下来。

结果他们绝望地发现这个帽子根本拔不下来的事实。

帽子:妈的智障。


fin.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因为帽子是本体啊xxx

而且我连下篇都想好了嘿嘿嘿,就是露中的(梅花国的国王大人为什么总是不摘下他的围巾呢?)看起来就知道又是一个智障的梗xxx
不要把我从ooc的梦中唤醒!!!!



评论(52)
热度(555)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