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老王给你说相声】论露中大战米英大魔王

港真我居然200fo了

现在我说我是个文手,写文的来着,我朋友不信,偏说我是个讲相声的。

那我就讲个相声给你听听





王耀:咱们今个儿说个什么呢?


王港:捡大家伙儿爱听的说。


王耀:哎,那我来一段儿。


王港:你一人儿来?


王耀:别介,咱们重要的是打配合。


王港:你说一说。


王耀:那咱就来说说露中大战米英大魔王。


王港:有点儿意思。


王耀:要说这露中,绝对APH界一大佬。


王港:这倒是真的。不介绍下?


王耀:这位大佬可牛逼去了。


王港:说说。


王耀:在我们这儿,管他们叫红色组。


王港:没听说过。


王耀:这露,我老公,身高八尺,手持水管端得是威风八面。


王港:好像有点厉害。


王耀:中呢,说得也就是我,在下不才,区区一名小仙。


王港:您谦虚。


王耀:谁跟你谦虚,五千年的命你也得管咱叫声爷。


王港:嚯,态度变得挺快。


王耀:再说到那米英,就是一十足的反派!


王港:何出此言呢?


王耀:这米欠我的债不还,还跟我争这米英和露中攻受这位置,你说反不反?


王港:我站米英攻。


王耀:呔!你这小兔崽子!


王港:您说的是……这不太对!!


王耀:不跟你计较。


王港:谢您老人家了。继续。


王耀:这英呢,倒是个跟我关系好的。


王港:哎,我也认识。


王耀:偶尔喝喝茶,聊聊天,当然喝酒还是算喽。


王港:此话怎讲?


王耀:耍起酒疯来,要人命噢!


王港:那挺可怕。


王耀:再说说这英啊,虽说这是个五官端正的,但那眉毛粗得有点渗人。


王港:刚刚不还说是个关系好的?


王耀:关系好就不能损了?


王港:您高兴就好。


王耀:我不高兴。


王港:这又是怎么了?


王耀:这粗眉毛,向来都是个野蛮的,上次跟我争起攻受来,那叫个凶猛。


王港:你也争。


王耀:争不过。


王港:怎么就争不过?


王耀: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开车,上次他给我的那什么杂♂志就折腾了我好几天啊。


王港:这您的错。


王耀:搁你这儿你也得犯错。


王港:这倒成了我的锅了。


王耀:再说说米英这两人,人送外号味音痴。


王港:这是嘴巴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啊?


王耀:这你就不懂了。


王港:哦?


王耀:这音痴就是白痴的意思,味音痴就是说他们两嘴巴和味觉出毛病咯!


王港:我明白了。


王耀:你说都这样了他们还争什么呢?乖乖站露中攻不就结了。


王港:您这可不对,嘴巴有毛病和攻受有什么关系?


王耀:你说的倒有些道理。


王港:是吧。


王耀:可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出了一个好招儿。


王港:愿闻其详。


王耀:我前些日子从瑞典那儿讨来个鲱鱼罐头,臭的发昏,吃下去那叫个生不如死,改天我就给眉毛他们小两口那儿送去。


王港:这嘴巴有病不代表鼻子有病啊。


王耀:哎,你说得对,有些不妥。


王港:按我看来,还得发掘别的黑暗料理。


王耀:可论黑暗料理,谁也不是那眉毛的对手。


王港:这倒不错,英先生的厨艺我也是尝过的。


王耀:如何?


王港:我们还是聊聊那鲱鱼罐头吧。


王耀:哟,竟然比那罐头还难吃,我也算是服了气了。那只能换条路子走。


王港:什么路?


王耀:刚刚不是说我是那美国佬的债主?


王港:这是打算用钱压人?


王耀:不,这招儿对付那个不要脸的没用。


王港:那您就说怎么着吧!


王耀:如果他要是乐意把这个攻的位置让给咱露中,我倒是不介意给他免些利息,或者给他打个九九折。


王港:真抠。


王耀:吾儿叛逆伤透我心……小香你何时与我这般顶嘴,给我条绳儿自我了结了!


王港:刚刚的话您就当做没听见罢。


王耀:那咱继续。


王港:好。


王耀:说到哪儿了?说到给他免利息是吧,可那美国佬不吃这套。


王港:我估摸着也是。


王耀:于是我那不争气的老公伊万倒是出了个主意。


王港:他怎么说。


王耀:擒贼先擒王,先把那眉毛制住了,那老米也不在话下。


王港:这主意说了跟没说似的。


王耀:不好意思,还真起了作用。


王港:怎么个说法。


王耀:我去治治那老米,用钱先拖一拖他。然后再把伊万打发去对付那眉毛,他们就在那儿比上了。


王港:比什么呢?


王耀:比诅咒呢!那眉毛一念咒语天上的雷都开始轰隆隆地响,把我吓个够呛。


王港:您注意点儿。


王耀:伊万就笑笑,挥挥手招来了一个什么,你猜。


王港:您就直说了吧!


王耀:招来个冬将军,瞬间冷冷的冰雨在眉毛脸上胡乱地拍。


王港:这关冬将军什么事儿?他不是个下雪的么。


王耀:大概也能招雨。


王港:您这太敷衍了。


王耀:总之那眉毛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念了段咒语也招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


王港:这不是气人嘛!


王耀:是咯,他念了几段鸟语就召唤出了个椅子,我们道儿上叫那巴斯比之椅,据说坐上去的人都会死。


王港:您说的这怪吓人的。


王耀:你还别不信!


王港:还是说说那伊万怎么了吧。


王耀:就凭我家伊万那天赋,那眉毛奈何不了他。那么一结结实实的木椅,伊万坐了上去硬是给坐塌喽!


王港:这……得减减肥了。


王耀:那叫壮实。


王港:你这倒是护短。


王耀:总之两人斗得那叫一个不相上下,隔壁的弗朗西斯经过了都直呼邪教现场!倒是我大华夏子民冷静得很,说我们这是在祈雨。


王港:脑洞不错。


王耀:这么一来,我和那阿尔弗雷德也得加入战场了。


王港:贵圈真乱。


王耀:我放了个滚滚,美国佬就放了个托尼,那眼睛大得就跟外星人似的,把我家滚滚都吓着咯。


王港:那的确是个外星人。


王耀:我一看那外星人就知道比不过,因为感觉不大好吃。


王港:也对,能从您老人家嘴里活下来的,就剩下不能吃的了。


王耀:可我运气倒好,那外星人回老家结婚了,美国佬没法子只能放了个带隐身效果的独角兽,据说那是米英两人的定情信物。


王港:有点儿浪漫。


王耀:浪漫个屁。


王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耀: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


王港:没法子我站米英攻。


王耀:不跟你嚷嚷,我继续说。


王港:听你的。


王耀:这独角兽自带隐形效果,这就跟开挂了似的,我们露中两人节节败退。


王港:喜闻乐见。


王耀:可是我们自然不是好欺负的,伊万和那眉毛都是远攻,属法师系。我和那美国佬,一个中国功夫,一个被训练过的,都是近战系。


王港:还讲究网游风了。


王耀:斗法差不多水平,宠物也不相上下,那就只能我和美国佬斗了。


王港:终于斗上了。


王耀:还别说他下手还挺狠,前几天还在疼呢。不过他也没好到哪儿去。


王港:那你倒是说说谁赢了啊。


王耀:这就得看观众大老爷们儿的意见了,对吧。


Fin.

So,我站米英攻,你们呢

其实我一开始想让米英两人讲相声来着……奈何违和感太大,于是还是觉得露中两人来吧,可伊万讲相声………………太有毒了,所以就换成小香了23333333

评论(34)
热度(285)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