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13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13


经过斯科特那么一闹,阿尔弗雷德下定了决心只要这人还出现在王宫里一日,他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黑桃国中的亚瑟柯克兰的下落。


可斯科特自然又不是一个蠢蛋,他那一身骇人的魔法再和王耀那个老狐狸串通着甚是大摇大摆地出了王宫。甚至走之前还有闲心把王宫里的大厨做的酒菜全都打劫一空,导致在王宫里做客的贵族大臣都颇有些不满。


阿尔弗雷德心累地赶到厨房只能看见一片狼藉和墙上斯科特那歪歪扭扭的字体。


“斯科特到此一游。”


阿尔弗雷德:……这肯定是跟王耀学的没跑了。


王耀装作一问三不知的样子,阿尔弗雷德也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让这位历经风雨的骑士难得心虚地扭头咳嗽两声,随后以交流感情的借口腻到了路德维希那里。虽然对方一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阿尔弗雷德要是真的生气的话还是颇有些可怕。


阿尔弗雷德也懒得计较,得知从斯科特那个老不要脸的嘴里敲不出什么消息,但一边也让王耀积极寻找亚瑟的下落,给他找点事儿做也好。随后让侍从拿个背包把一堆东西装了起来,再带上自己平时惯用的武器,全部收整好了才开始处理起黑桃国留下的公务。


因为王后遗失的事情全国上下都有些不安,阿尔弗雷德略一思忖还是决定先放任流言。虽然会让国民对王室失望,但也一定程度上消减了人民对于钟塔的信任与狂热程度,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而且王后遗失也是真事。


叹了一口气,三两下把手边的汉堡解决完毕继续审阅那些堆积了几天的文件。这时候他倒是希望王后可以快些出现和他一起分担这些责任,可是王后是谁还八字没一撇呢。


只是略一皱眉,阿尔弗雷德突然想到他从亚瑟房间那里得到的亚瑟的照片。他将相框摆在床头处只是每天观摩着,却回忆起第一次在那木质相框上的一个小小的黑桃雕印。


“帮我把床头那相框拿来。”


女仆恭敬地躬身应了一声正要退出,却被阿尔弗雷德阻拦了下来。他怔了一下后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算了,不麻烦你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果然国王陛下还是很阳光的少年呢,女仆心下感叹一声。


不想让人窥探亚瑟外貌的阿尔弗雷德咧嘴一笑后放下了手中的杂物匆匆往房间那儿走去,他的动作一向雷厉风行。拿了相框还是决定摆在书房处,这样他工作也会有些动力。


当然他才不会去想为什么亚瑟的相片会给他动力这事儿。



路德维希在黑桃国也待上了好几天,每天和王耀谈天说地也有些腻味了,何况把堆积的公务全部交给王后本田菊也会有些内疚。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大概是时候回国了可是自己的笨蛋哥哥在黑桃国他又有些不放心。


因为基尔伯特绝对是一个生活九级残废,平日里迟钝得令人不忍直视,要不是那一身过硬的本领以及打斗的功夫,路德维希是绝对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呆在这儿的。委托王耀照顾好自家哥哥后他又要回国处理费里西安诺惹下的一些麻烦,为此他觉得胃部好像更疼了,可是胸前的红领巾好像也更鲜艳了。


王耀有些心疼,为他开了几个调理胃部的方子,有些欣慰地觉得阿尔弗雷德比起路德维希家的那两个麻烦来说真是放心多了。路德维希表示了一下感激后拒绝了那些苦涩的中药,马不停蹄地往国内赶。


基尔伯特大大咧咧地表示他一找到Joker也要学斯科特一样打劫了厨房后走人。


厨房:……住口你个禽兽!


然而厨房并不知道他今后要忍受的是来自未来王后的摧残(。


在路德维希走后的这几天,阿尔弗雷德总是对着他自己收拾好的行囊发呆。他这几天把将近两个星期的工作量赶完,却意外地发现镜子没有任何动静。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着急,难不成这镜子还不让他过去了?


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让王耀知道镜子的秘密但阿尔弗雷德还是臭着一张脸到了王耀的跟前让他去看看镜子怎么回事。


阿尔弗雷德头一次后悔起来自己没有好好学魔法,虽然他的魔法资质也不大行。


王耀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衣袍,阿尔弗雷德以前还好奇地询问过,然后得知那是很久以前王耀那个时代穿的衣物,看着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到了那镜子前,王耀嘴角噙着的笑僵硬了起来。他好奇斯科特说的那镜子许久了,现在到这跟前却发现这镜子果真是上了年头的东西。看着阿尔弗雷德心急的脸色,他也立刻把心下的猜测说了出来。


“此物魔力充沛,只是过了许久便需要补给,你先前那几次大抵是还剩余的罢!待我寻来宝物或设下个阵法,保证其有能量让你穿过去即可。”


阿尔弗雷德:……他觉得王耀现在身上充满了一种叫做老神棍的气质。


努力去理解了一下王耀口中的话语后阿尔弗雷德也了解了是怎么一回事儿。用冷淡的眼神逼迫王耀输入了能量之后镜子的平静立刻被打破泛起了漩涡,阿尔弗雷德没急着进去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王耀,你能帮我潜入斯科特家里去吗?”


“你把我想得也太厉害了些。”王耀摇头,“魔法方面的造诣我比不上他,而且我虽然活得比你们长久,但学魔法的时日也不长。在我以前,学得可是武功,内力,你个小屁孩当然不懂。”


“是类似于体术的感觉吗?”阿尔弗雷德疑惑。


王耀鄙夷道,“比体术厉害多了!有了内力以及轻功搭配,让你轻轻松松上天!”


虽然不懂得上天到底有何卵用,阿尔弗雷德还是适当地表达了一下对王耀的崇拜之情后就把骑士大人打发走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穿透了镜子,虽然因为东西太多卡住了一下后却是通过去了。


闻到记忆中的潮湿味阿尔弗雷德略为安心地吐出一口气,房间很小一眼就能看出来亚瑟现在应该是在外头。想着不要打搅船员,阿尔弗雷德倒是安安心心地坐在了亚瑟的床位上开始数起了自己带的东西。


几瓶药剂,一些武器和一些零碎的零食,还有一些黑桃国特有的小东西。当然还有那些照片,唯一令阿尔弗雷德感到遗憾的就是他特意让人用魔法保温的汉堡以及冰冻的可乐还是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看来亚瑟这个世界是没有任何魔法元素。


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凉了就凉了,船员们连那样粗糙的三明治都能当成宝贝汉堡凉一些大概也没什么关系。正当阿尔弗雷德乐滋滋地打算继续翻找着自己的背包的时候却听见轻盈的脚步声。


是亚瑟吗?


阿尔弗雷德知道,能进这间房间的人可不多,想到是亚瑟后潇洒地在床上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


展示Hero的魅力——嘿☆


冲进门的Louis:……


阿尔弗雷德的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想要解释些什么。不过眼前人似乎没有宣扬出去的打算,而是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阿尔弗雷德扶额,这个状况他还真的没有预想过,不过幸好这人还算冷静,让他有时间思考一下。


随后还没等他感叹多久,面前的Louis就用双手贴在脸部两边放声尖叫,“阿尔弗雷德??”


……天呐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才反应过来吗!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看着Louis一脸的惊惧。随后对方迅速冷静了下来对着他说道,“嘿听我的,阿尔弗雷德,快跑,别再回来了。”


“啊?”阿尔弗雷德有些迷茫,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亚瑟出事儿了?思及此,他的双眸显露出些许锐利。


“你会被他们搞死的!”Louis着急地跺脚。


阿尔弗雷德正想再细细盘问,就听见船上的人都大声呼喊着。随后他看见一群浩浩荡荡的人朝这里蜂拥,有的人手里拿着砍刀有的人拿着斧子,眼神似乎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Louis哭丧着脸,“你来不及了,躲到房间里别出来!”


虽然他有自信可以一挑几,但对这一群人还真没办法。阿尔弗雷德默默地点头,但还是从把手悄悄搭在了自己的手枪上,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Louis放下了心,自己从房间里闪了出去后把门狠狠地关上后反锁。


“什么!阿尔弗雷德出现了?你个淫贼!出来!”


恩????


阿尔弗雷德震惊了,阿尔弗雷德他懵逼了,他怎么就成了淫贼?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就听见有人重重地拍上了门。


“滚出来受死吧!”


……好中二。阿尔弗雷德想吐槽却觉得有些心累,明明是如此期待地来到了这个世界,结果一过来就被人喊打喊杀他内心也不大爽快。


可门外的人群的怒气来的凶猛,一群人都拍打着墙壁威胁着阿尔弗雷德,一边嘴里大声嚷嚷着——


“你有本事睡船长,你有本事开门啊!”


阿尔弗雷德惊恐地睁大眼睛。


睡……船长?


这船……是整出了什么大新闻啊?还把事情推在了他头上?


联想到上次斯科特的喊打喊杀,阿尔弗雷德心中算是有了谱,有些憋屈自己受了这冤枉债。不过门缝里还是被塞进了一张纸,阿尔弗雷德看见后蹲了下来把那张纸团打开了来。


[我去帮你搬救兵!亚瑟船长和斯科特船长一定能救你!——Harry。]


阿尔弗雷德:……


大哥你知道我差点被斯科特给削了这事儿吗?!


有些心累地把纸团重新团成一个球状后丢进了房间里的垃圾袋子里,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个方法。虽然亚瑟规定别人不能闯入房间,可是这群船员都是血性男儿,一不小心闯了进来把他砍了也是有可能的。


他得协商。


阿尔弗雷德深呼出一口气,伸出右手敲了敲木板门后诚恳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误解了,但我跟亚瑟真的没有什么。”


“我上次都看见你强吻船长大人了!”一个小船员在外边吼道。


阿尔弗雷德默默低下了头,明明是亚瑟强吻得他,虽然他也回应了并且还更凶猛地回应了过去而已,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反驳。


“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睡你们的船长。”


“信你就有鬼了!”


“拜托!Hero我还是处诶!”


“呸!”


这么一来回折腾阿尔弗雷德脾气再怎么好也受不住了,何况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有些恶劣地笑了开来拿起了从王耀那儿得来的一堆五花八门的药剂,猛地打开了门把带着刺激性气体的玻璃瓶就那么直直地往地上摔去碎开来,众人一时不查竟都被迷了个晕乎。


虽然也不是什么正当的手段,但阿尔弗雷德觉得是面前这群人自作自受。若是亚瑟追究了起来……反正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在亚瑟面前的形象不是就已经够恶劣了吗?


那再恶劣些也没事儿吧。


阿尔弗雷德嘴角衔着笑,热了热身子后朝刚刚在外边叫嚣得最厉害的那个人一拳又一拳接连不断地打了下去。那人一下子被打昏了脑袋,旁边有些还清醒的人则是咬牙切齿道,“你这都是阴险的招数!”


“就是 ,还自称Hero,不应该用光明磊落的方式吗!”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继续殴打,“你们都群殴了,我用个迷药怎么了?”


“那是因为你比我们厉害啊,所以我们这么多人才来打你一个啊!这才公平好不好!”想不到那人还理直气壮。


深深地被船员们的无耻震惊到的阿尔弗雷德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目瞪口呆。这柯克兰一家都是一路货色吗?就连教出来的船员也能如此没下限。可亚瑟那一脸冷淡的人又怎么会屑于使用这种手段?


在暗处观摩着好戏的斯科特摸摸下巴,“蠢弟弟,我总觉得他把你当成高岭之花了。”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就是那种,全天下我最屌除了安东尼奥连天都能操,还不会用阴招就知道正面肛的蠢货。”


“高岭之花”亚瑟:……


斯科特还在一旁啧啧摇头,“啧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亚瑟。”


难得从兄长的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却是这样的场合之下,亚瑟颇有些无语。虽然他是故意放那些船员去骚扰阿尔弗雷德没错,但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滑稽的地步。


亚瑟淡淡地扫了一眼还一副猥琐样子蹲在角落的斯科特后从拐角处迈出步子,一步步朝阿尔弗雷德那里走去。那个十九岁的青年似乎还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用着猛劲对着那船员下着狠手,亚瑟莞尔后拍了拍他结实的后背。


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转头,却在看清眼前人后眼神倏地一亮。放开了手中的那个人后对着亚瑟上下摸了个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亚瑟你没出什么事儿吧?最近老有人来我这儿打听你。”语气颇有些郁闷。


亚瑟摇了摇头,也不制止他的动作,反倒是暗处的斯科特坐不住了,一脸凶狠地瞪着阿尔弗雷德,“你小子手放哪儿呢?”


阿尔弗雷德朝他灿然一笑,“放这儿呢。”说着手就摸上了亚瑟的胸膛,不过他早就做好了被船长大人打一顿或者甩开的准备了,不过亚瑟只是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反倒是挑衅地看回了斯科特。


虽然也有着胸肌但不算太结实,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想着哪天要把船长大人养得好些。


闹也闹过了,也得说说正事儿。斯科特此行也是为了与阿尔弗雷德好好谈一些事情,亚瑟自然也是明白。迅速从阿尔弗雷德身边走开后对着地上的众人说道,“我让你们来是历练,和阿尔弗雷德过过招儿。结果一个个这么狼狈,丢人现眼!”


一群人躺在地上羞愤地装死。


“从今日起加练,违令者自觉领罚。”亚瑟脸上的戾气加重了些许,却是在转身后消失得毫无踪迹。对着斯科特点点头后自觉地走在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走吧,我带你们两个去战术室。”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毫无波澜的面色又往回看了一眼斯科特,看着这张与古董店主一模一样的面庞更是相信了心中的猜测。


两个不同的世界有两个不同的斯科特,或者面前这个斯科特和黑桃国的那位是同一人。


“斯科特,你还记得那日我们的交易吗?”阿尔弗雷德试探。


斯科特不耐烦地向上翻了翻眼皮,粗声粗气道,“你跟着就是了,别打听那么多。”


“那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话?”阿尔弗雷德不紧不慢地回击,黑桃国的斯科特他惹不起不代表这个不行。而且按照亚瑟所说他是女王的使者,斯科特对他应该无可奈何。


亚瑟听到此句话也停下了脚步,眼里划过几丝兴味。


“我可是代表着女王,在看见我的怀表犹如女王亲临,你却还敢对我如此不敬。”阿尔弗雷德把黑桃国的那位斯科特的言语又回击到了这位的身上。


斯科特虽然看上去懒散,但脊背却一直都是挺直的模样。在听到阿尔弗雷德的话语后却是嗤笑一声,看上去就像是笑弯了腰。随后他从口袋里胡乱翻了翻竟是掏出了另一个金色的怀表,只是那上面也有着一个黑桃刻印。


“那王后的怀表呢?够格吗?”


斯科特嘲弄一笑。




亚瑟面无表情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的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暴戾了起来,就像是第一次见面自己抢夺怀表时而露出的神情一模一样。虽然不明白这怀表的用处但他还是选择给斯科特和阿尔弗雷德留下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随后他站在了战术室的门外,挺拔的身姿与手中所持的长剑就横亘在门前,若是有不长眼的东西想要闯入也能保证在第一时间斩杀。


每艘船上都会有内奸,亚瑟不得不防。


只是想到里面两人要讨论的秘密话题,自己却无从知晓,心情也变得有些烦躁起来。眼神变得幽深,那双清澈的绿色眸子里却像是刮起了一阵风暴般变得浑浊。


直觉告诉他,如果知道了室内两人的谈话,他就能知道属于阿尔弗雷德的那个世界的所有的秘密。


那么届时,阿尔弗雷德就是他的了。



TBC


下一章→


忘了告诉你们,其实这是一篇欢脱恶搞文(。(其实不说你们应该也知道了喂!

还有我如此粗长,快说!我粗不粗!长不长!爽不爽!!!(呸(不要脸

评论(12)
热度(107)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