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12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12


当亚瑟皱眉从睡梦中起身的时候天才悄然显露出微白,在睁眼的瞬间随之是大脑犹如炸裂开来般的疼痛,不过他早已习惯了如此的反应也没有多大惊慌——这是他每次宿醉都会有的反应。


他还躺在硬邦邦的甲板上周边还未蒸发的水滴,身上的衣物因为沾过水儿黏腻在身上使得皮肤有些发紧,那股子属于海的味道钻进鼻腔倒是让他清醒了一些。


本来他还依旧有些困倦,但是长时间以来养成的良好习惯还是让他在疲倦的挣扎中起了身。亚瑟咬着牙从地板上站起来后回想了一下昨晚醉后做出来的所有举动,自然也回想到那个吻以及落海的事情。


有些丢人了。


亚瑟一脸平静地想着,倒也丝毫不觉得尴尬。身后有一个人靠近了过来,却是Louis。他也不开口,等着对方说话。


“听说你们昨晚亲了?”


对方明显打趣的语气,眼睛在亚瑟的身体上下打量了一圈,明显发现了那黏在身上并且衣衫不整的模样。他故意下流地伸出一根手指插进另一只握起的手中模仿着性交的动作,眯着眼睛问他,“怎么,上垒了没有?”


也许脸有些微红,亦或者只是酒气上涌,亚瑟偏过头想要掩盖自己异样的神色,只是尽力地掩饰着声音中的颤抖保持着平静,“没有,你想太多了。”


哦?好像没有否认的意味。


Louis挑眉,但是再逼下去亚瑟这肯定得炸毛了,他可不想忍受船长那压抑着怒气的眼神,干脆换了一个话题。


“他人呢?”


“大概回镜子空间了。”


Louis哑然,这件事情亚瑟在那天晚上考虑了许久后才将这件事情告诉他。有些难受地梗在心里一会儿有些上不来气,不过明显阿尔弗雷德在他心中的印象已经被定为撩完就跑的混蛋了。


“真好,那个地方也算是个桃花源了吧。”


“他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亚瑟的头还是有些微微作痛,吩咐Louis给他煮个醒酒茶,但是对方只是懒懒地应了声后也没有去。“恩?那你还把他的存在公布给全船员?”


“因为他有能力。”亚瑟依旧神色平静,只是眼里带了些许算计。“女王大人不会派没有能力的人来协助我,无论是敌是友他都一定具备着让她欣赏的能力,而他也不会在这个船上待太久,我需要的只是让整艘船的人接受他发挥出他最高的水准。”


“然后打败安东尼奥。”


亚瑟夸下了海口。


只是一个海盗却有着想要打败令王室也头疼的对象,不得不说是猖狂至极,就像是阿尔弗雷德说得那样。只是他有那个自信,从他在这艘船上的时候他就相信着他总有一天会把海上霸主安东尼奥狠狠地挫骨扬灰。


但是他也同时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从他有记忆以来,安东尼奥的容貌就未曾变过,而他身边的罗维诺也是如此。好像很久以前的老船长也说过,他从小也没有看见过安东尼奥变老,甚至连一丝皱纹也没有见过,就像是神明一般。


还有明显的疑点则是,那两人都会有意无意地在可以伤害到亚瑟的时候放他一马,似乎是故意在规避着伤害到他。不过与其用这样的说法,不如是说对方更希望把他活捉而不是弄死。


而这个秘密,只有打败了他们才有可能知晓。


就算那两人是真正的神明,不死不灭,无需经历生老病死,是永恒的存在。


他想弑神。



亚瑟不是一个喜欢发呆的人,心里的弯弯绕绕也不给外人所知。他的面相依旧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温和,但Louis却感到有些不大舒服。他匆匆地以煮醒酒汤的借口退开之后,亚瑟依旧撑着下巴穿着黏腻的单衣靠在船边。


明明对大海已经很熟悉,却也有种突然的恍惚。


大海可以联想到什么呢?除了那些该死的敌人大概就是阿尔弗雷德了,那是一个神秘的人,虽然说嘴上没有信阿尔弗雷德所说的话,但也不能阻止他对于那个黑桃国所起的一些好奇心。


他记得女王赏赐给他的画(虽然阿尔弗雷德跟他说是照片),画框旁边也有一个小小的黑桃刻印,冥冥之中可以感受到自己和那个世界彼端的联系却也有些头疼于自己的身份。


亚瑟不想把时间再浪费在这上面,只是在心中记下这个问题,吩咐人烧了些热水送到他房里后打算舒舒服服地泡个澡,不然身上实在有些难受。


不过唯一令他有些疑惑的是,为何船员们在今天总是对他展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亚瑟想要质问些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踌躇了一会儿后只是用着令人发寒的眼神紧盯着面前的小船员。


小船员大概是被船长大人的眼神所惊吓到了,有些慌慌张张却坚定地开口。


“船长大人!如果阿尔弗雷德真的轻薄于你……而且还大早上跑了的话,我们全船人都会为你报仇的!”


亚瑟:……Excuse me??


这是脑补了什么才得出的这个结论啊???


他有些头疼,因为疲倦而微微泛红湿润的眼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可这落在小船员的眼里啊,那就是船长大人因为委屈而快要流下的清泪!他咬紧牙关怒斥道,“我就知道阿尔弗雷德这个混蛋不是什么好东西!上完了还不负责!”


“……我和他什么也没有发生。”


亚瑟轻蹙眉头,虽然船员们亲近自己是件好事但也不代表他想被人这么误会。何况这个理由……他有点想为船员们的脑洞跪了orz。


可小船员眼里的亚瑟皱眉的举动那叫一个勉强,在他心里啊亚瑟就是强撑着安慰他呢。感动地把那桶热水搬进船长房间门口后他睁着双眼诚恳地说道,“是的,你们什么也没发生,船长大人你一个人可以洗吗?如果疼的话可以叫我们。”


亚瑟:……喵喵喵喵??


“我说了我和他什么也没有做!我没有感到疼痛,我一个人可以洗!”


妈的这群小兔崽子都来八卦来了?亚瑟眼里满是怒火,可是碍于现在实在不怎么好的身体状况正要开踹的腿又收了回来,嘴角挂着冷笑有些嘲讽地看着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船员。


可是什么叫越描越黑?这就叫越描越黑。


这伸出去的腿不踹,这不是让人误会吗?船员当即就想到了昨晚船长大人的腿肯定因为某种剧烈运动而拉伤不然平时早踹过来了!还有这生气的小模样,简直一个大写的恼羞成怒。有些怜悯地瞧了一眼船长大人后嘴里连声应着,可惜这眼里的猥琐还是逃不过亚瑟的眼睛。


“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传出去的人自觉领罚。”


意识到自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后亚瑟也算是服了气,这消息都是从人口传出去的解释了反而坐实了他和阿尔弗雷德真有那什么。……操,虽然还是很郁闷但还是决定直接进行封口。


“听见没?现在给我滚出去!”亚瑟凌厉的眼风一扫便让小船员如获释放一般飞快地退开,可是人最后那一个眼神又落在了他的腰间真是让他想要打人的心都有了。


冷哼几声后迅速地扒下身上的衣服坐进了浴桶,慢悠悠地开始泡澡努力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亚瑟有些头疼地按了两下太阳穴,深感了作为船长的不容易以及阿尔弗雷德到底是多么大的一个祸害。


如果阿尔弗雷德过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打到他妈都不认识。


亚瑟微笑着心情诡异地好了起来,拿起旁边的皂角开始抹身,在洗到脸的时候却又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作孽一样的吻。


也许是魔怔了,亚瑟一脸犹豫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因为刚起床有些缺水导致唇瓣有些干涩,还有些起皮,大概是因为干燥的原因。手指摸上去有些粗糙有些痒,阿尔弗雷德跟这样的自己接吻感觉会好吗?


意气风发了一个早晨的船长大人难得有些沮丧,跟自己喜欢的人的第一个吻好像不如想象中美好,而且还有些莫名其妙,都是在双方不大清醒的时候做出来的。


是的,他从一开始就喜欢阿尔弗雷德。从那人一脸玩味地把绳子毫不费力地挣脱,以着绝对强势的姿态面对他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他。


力量永远是人想要追求的东西。


亚瑟还是不可抑制地轻笑着,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一遍又一遍地笑着舍不得放开,那缠绵的感觉好像留在那儿一般随时可以感受到阿尔弗雷德有些烫人的温度。那窘迫的眼神以及后来愈演变愈激烈的亲吻,沉浸在其中的不止他一个人。


最终还是笑出了声,虽然脸颊有些微红但也依旧感受着那柔和的触感。


真是愚蠢的恋爱。

愚蠢的一见钟情。

还有一个愚蠢的亚瑟柯克兰。



*****


“你说什么?那个丢人现眼的家伙被阿尔弗雷德日了??”


斯科特无法压抑自己的怒火,一把就拍上了摇摇晃晃的木桌,面前的人胆战心惊地说,“只是船员这么传的……但我觉得应该不是。”


来人苦哈哈地想着怎么和斯科特船长报告消息的苦差事落在了他头上,不过他也不相信那个名叫亚瑟的船长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给……那什么了,估计也就船员之间传传,但落在面前这个死弟控面前估计他是要惨了。


“妈的给他一副那么好的牌也能打成这个烂样!”斯科特骂骂咧咧地一脚踹了一下旁边的杆子,但所幸控制了力气也没有折断。“到时候我去会会这个阿尔弗雷德的时候给他一个好看。”


斯科特越想越气,有些心疼但想到亚瑟那张平静的死人脸又不知道该怎么关心才好,啐了一口后阴沉着脸色吩咐下去加快行驶速度和亚瑟会面。心里犹如蚂蚁上树一般着急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急躁地咬牙切齿后还是把所有人都从他的书房轰了出去,从桌底的一个小隔板里拿出一面镜子。


那面镜子上竟也诡异地开始泛着些许波动。


不一会儿,和斯科特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其中。只不过镜子中的那人来自哪个遥远的黑桃国度,身披黑色的斗篷将身形暗含其中。他有些不耐烦地开口道,“喂,阿尔弗雷德现在在黑桃国?”


若船员们还在场,定然会惊讶居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恩。怎么?”镜中的斯科特话少了起来。


“他好像把你弟弟那什么了。”他觉得面对自己的脸说出那种话有种诡异的羞耻感,含糊了过去后脸黑地看着对方。


对方似乎沉默了一会儿,镜子的联系被对方强行掐断,斯科特得意一笑大概对方是要去收拾一下阿尔弗雷德那个浑蛋了吧?


这么想着,心情倒是诡异地好了起来。



丝毫不知道被两个斯科特惦记着的阿尔弗雷德正好心情地拿着个相机在王宫里拍了起来。他答应过给亚瑟看看镜子这边的世界,也不想食言。让仆人们帮他把照片洗了出来后阿尔弗雷德笑着想自己给亚瑟和Harry他们带上什么礼物好。


带上一些吃的吧,不然亚瑟那小身板看着真糟心。


一定要带汉堡和可乐!让亚瑟尝一下什么叫做美!食!的!真!谛!一个小破三明治和没过滤干净的水微微发霉的面包和酒居然也能那么满足,这得有多惨啊!


不过亚瑟船上的朗姆酒确实很好喝,阿尔弗雷德老实地承认。这和黑桃国的朗姆酒好像很像,却也有些不同。喝下去一样的辛辣,但给他的感觉就是嗅入鼻尖的时候给他一种亚瑟柯克兰的味道——这种肉麻的说法。而且酒瓶也不好携带,倒还是算了吧,到时候亚瑟可得好好夸我才可以。


比如阿尔弗雷德你真的是太厉害了。阿尔弗雷德你真棒,我最崇拜你了。阿尔弗雷德你真是个好人——不对,这好人卡还是算了。


在心中胡思乱想了许久阿尔弗雷德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觉得哪天船长大人还是对他说出这样的话那大概就是世界末日到来的信号,而且也会让他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阿尔弗雷德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拒绝承认自己在亚瑟面前有些抖m的倾向。不过还没等他乐上一会儿那古董店长就操着一把大刀冲了过来。


阿尔弗雷德:喵喵喵喵??


“你他妈对亚瑟做什么了?”一刀挥到了他的面前。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亚瑟是谁吗!”下意识从腰间冲出枪对准了斯科特。


“对啊,我不知道亚瑟是谁。”斯科特脸也不红地扯个谎,朝阿尔弗雷德阴森地笑着,“但你敢说你没有对亚瑟做什么?你把人家上了还不负责?”


“操,我没干这事儿!”阿尔弗雷德警惕地后退着,“我只是把他从海里捞了上来而已。”


斯科特怀疑的眼神还是放在他身上却是收起了刀,正打算退开却见阿尔弗雷德皮笑肉不笑地拦住了他,“你从哪儿知道亚瑟的?”


“做梦梦见的。”斯科特面不改色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说我对亚瑟做了什么?”阿尔弗雷德环胸。


“看你这没下限的我怕你祸害人家大好青年。”


斯科特说完后嚷嚷着想要走,他瞬移的魔法也不是随时能施展不过对付完全不会魔法的阿尔弗雷德还是绰绰有余的。给自己加了个加速状态后就逃之夭夭回到了自己的殿中。


妈的真不要脸。


阿尔弗雷德郁闷道,同时粗眉毛也同姓柯克兰,怎么亚瑟要比斯科特顺眼这么多呢?亚瑟他待人温和(误),和蔼可亲(并没有),还十分地礼貌上进,果真还是亚瑟要好上许多。


其实阿尔弗雷德也早已猜了出来,这斯科特大概就是亚瑟的哥哥,毕竟相似的长相和姓氏这傻子都不会认错。只是有些郁闷为什么两人处于不同的世界,所以他大概猜想黑桃国有一对柯克兰兄弟,亚瑟那个海盗的世界也有一对柯克兰兄弟。


不知道黑桃国的亚瑟柯克兰会不会像亚瑟一般,不过就算这里的亚瑟柯克兰是一个很讨人厌的家伙也没有关系。


因为他的挚友至始至终都是那个桀骜不驯的船长,而不是从未见过面的柯克兰家的子孙。如果黑桃国的亚瑟很令人厌烦的话,那就想办法丢过去把船长大人换过来好了。反正擅长魔法的黑桃国子民总是会有办法的。


他从来都不需要两个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笑着收起了手中的剑,慢慢地浏览起了手中那刚刚洗出来还散发着些许温热的照片。



TBC


下一章→


写得越来越欢脱了,其实这是一篇恶搞文吧!!(.

苏哥x2这样的感觉,可怕的娘家人(噫)心疼一下老米

评论(6)
热度(57)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