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11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11


当阿尔弗雷德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显然早已日上三竿,刚刚因为清醒而睁开的眼睛却是因为强烈的阳光照射而又紧闭上。不过这一番挣扎也让阿尔弗雷德有些疲惫的身体感受到床铺是如此的柔软与舒适,这和船长大人卧室那硬邦邦的木板床一比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


就是旁边这人的身子有些硬。


等等……旁边这人?


阿尔弗雷德霎时间清醒了过来,没有了之前慵懒的姿态,联系到之前和亚瑟的那一场宿醉他已经很清楚地明白身边这人的身份了——


“操,基尔伯特,怎么是你!”


阿尔弗雷德震惊地瞪大了眼,他口中的基尔伯特显然也还处于有些晕乎的状态,他猛然坐起来挺直着身板,人却是有些困倦地揉揉眼睛后低声随便应付了几句。不过等他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却看见身旁那一脸憋屈的阿尔弗雷德也受到了惊吓。


“我操!明明应该是我问你吧,你咋跑我床上来了?!”


听到这话阿尔弗雷德也感到一些不对劲,从床头柜拿起其实没有什么度数的眼镜戴上后观察了一眼房间。带着浓重黑桃风格的装饰让他明白此刻他已经回到了黑桃国,而现在基尔伯特正满脸不爽地躺在属于他的国王的大床上。


阿尔弗雷德怒由心生,“这明明是我房间你叫唤什么?”


“我作为Joker睡一下你房间怎么了?”


基尔伯特嚣张地回答,不过他也有这个资本。


Joker是扑克大陆四个钟楼共同选择出来的使者,他们肩负着维持扑克大陆的和平的责任。不过显然,这一任的Joker基尔伯特显然不是什么和平人士,作为一个好战分子他巴不得有机会上战场。


并且这人作为四国使者还绝对不把公平与正义放在心上,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对方肯定支持的是红心国的国王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表示,“本大爷的弟弟是你们可以欺负的吗?!”


这样的他让原本想要拉拢他的其他三国心思也淡了下来,方块国对他不冷不热,黑桃国与红心国世代交好,平时倒也相熟。可是梅花国那国王伊万阴冷的脾气,对付基尔伯特这类型人自然得心应手,他也就在梅花国吃点亏,可是在阿尔弗雷德的黑桃国他完全可以横着走。


阿尔弗雷德也拿这人没办法,只得上去打了一架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倒在床上休息了一阵。基尔伯特很满意,毕竟很久没人和他痛快地打一架了。


“话说你来干嘛的?”阿尔弗雷德也不会无故挑衅基尔伯特,只是这个人只有在战斗之后口风才会松一些,既打一架出气还能问些情报,倒也一举两得。


“我作为Joker肯定会比你们早知道另外一个Joker的下落,这不显示在你们黑桃国,顺带和阿西一起过来了嘛。”基尔伯特倒也爽快,不威胁红心国的情报说出去倒也碍不着什么事儿,让阿尔弗雷德出动些人马到还省了他的事儿。


两人都打了个好算盘,双赢的办法他们倒是都挺认同。


虽然阿尔弗雷德还有些郁闷怎么自己突然出现在黑桃国,但是想到镜子那不确定性倒也平静了下来。只是心里还忍不住瞎想。


亚瑟之前还躺在床板上呢,海风那么凉会不会感冒了?

这次过去要不顺带捎个感冒药什么的,还有魔药师制作的药剂……


“哎哟眼神那么亮,想小情人儿呢?”基尔伯特很快地换好了一身的衣物,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没办法,阿尔弗雷德是那么多国王里唯一一个没找着王后的了。


没出息!


基尔伯特撇嘴。


只见阿尔弗雷德带着寒气的一笑,然而一个拳头就招呼在了他的脸上。


堂堂四国使者那么八卦干什么,单身碍着你了?


他翻了个白眼后就把基尔伯特轰了出去,换好了一身衣物后完全从这一次穿越中恢复了状态。宿醉好似对他根本没有影响,虽然肌肉有些酸疼但他还是归咎于基尔伯特的责任。


他穿上属于国王的服装后精神奕奕地去到了用餐室,王耀和路德维希早已坐在那里安静地吃着午饭,只有基尔伯特还在那里罗里吧嗦地说着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有些事儿想要和王耀商量,但碍着两人的面也不好说些什么,虽然交好但他还是希望亚瑟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下意识地希望可以保存这个秘密。


黑桃国与方块国都是极其注重餐饮质量的国家,没办法,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热爱美食,而黑桃国的骑士王耀对于难吃的食物根本下不了嘴,所以两国中黑桃国的午餐倒是丰富而又精致。


基尔伯特表达了想要以后常来蹭饭的意愿,不过被自家弟弟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后也没再说话。两人吃完饭后表示要先行一步,阿尔弗雷德估摸着可能是要说明Joker的事情,不过他也巴不得希望两人快点走。


“陛下,有什么事情吗?”


王耀这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人精早就看出来了阿尔弗雷德虽然掩饰的极好但还是流露出些许欲言又止的模样,问出口后淡淡地喝了一口手边的茶后便盯着阿尔弗雷德看。


“那个,我想在全世界范围找一个人。”阿尔弗雷德沉下心来快速地开口,“他的名字叫亚瑟柯克兰。”


王耀的手一顿,随后抬起凌厉的视线直向阿尔弗雷德,“他是谁阿鲁?王后?”


阿尔弗雷德也没打算把镜子的事情告诉王耀,虽然大概迟早会知道但是能瞒一时是一时,不过亚瑟是王后的事情到也有些许可能性。但他只是直盯着王耀的面孔说道,“我想找一个人,还要顾及他的身份吗?”


王耀也自然明白,叹了一口气后回答,“好罢,交由我去做。”


“我还需要十瓶增强物理攻击的药剂。”


王耀皱眉,“这你拿来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挑眉,但他什么也不说只是那么看着自己国家的骑士大人。


果不其然对方还是无奈地妥协了。


“不过你要找一个姓柯克兰的人,也许问问斯科特会有结果阿鲁。”骑士大人将手放在鼻尖摸摸,随后他招招手示意仆人去请斯科特到会客厅那里坐坐。


阿尔弗雷德也才想起来这号人,也想要好好盘问一番,无论是和王耀水平不相上下的阵法还是那面镜子他都存着许多疑问。



“哈?亚瑟柯克兰这人物是谁?”


斯科特皱着眉毛,让那两条粗眉毛卷在了一块看上去倒是十分滑稽。他的心情好像不大美妙,可阿尔弗雷德还是顶着这压力继续盘问了下去。


“他和你有一样的姓氏。”


“世界上姓柯克兰的人多了去了。”斯科特不爽地回答,不过他说的也很有道理,柯克兰并不是一个偏僻的姓氏。


“可他跟你一样有这么粗的眉毛。”阿尔弗雷德诚恳地看着斯科特,希望对方可以给出一些解释,“你真的不知道这号人吗?”


“世界上眉毛粗的人也多了去了。”用同样的方式又打了回去。


可也没像你和亚瑟这么粗的啊,阿尔弗雷德心里吐槽着。


“那你留下的那个字条呢?”这下你得承认了吧?


“啊?什么字条,我怎么不知道?”


斯科特脸不红心不跳就连气也不喘地撒着谎,甚至还反污蔑了一把阿尔弗雷德,“倒是你,对我这个访客盘问是不是对我柯克兰家族不敬?”


作为魔法世家的巅峰人物他是有资格傲一把的,阿尔弗雷德虽说是国王但是以斯科特的暴脾气自然也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阿尔弗雷德倒是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


是不是姓柯克兰的家伙都这么古怪啊……


亚瑟的脾气也是阴晴不定,时而温和时而暴躁,而面前的斯科特除了暴躁也就没有别的形容词了。


虽然对于斯科特的不要脸他有些招架不住,对方一口咬定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斯科特倒是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自己是古董店主的身份,干脆他也学着对方不要脸地转移了话题。


“那我们就换个话题吧,那面镜子是怎么回事?你不告诉我可是对我这个黑桃国的掌权者不敬。”


斯科特听到这个问题,手上也是很麻利地生出一个小火球点了一支烟,他倒是是头一个在黑桃王国会客厅抽烟的人,吸了一口吐出些许烟雾后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淡然开口,“哦,那个破玩意儿啊,柯克兰家的传家宝。”


传家宝?


阿尔弗雷德显然没想到镜子的来头这么大,当下瞪大了眼睛而一旁的王耀显然也想到了阿尔弗雷德带回来的那面镜子。“那你就这么给出来了?”


“给就给呗,我也不大稀罕。”斯科特恹恹地说,斜着身子在沙发上找了个合适的地方靠了之后才不屑地开口,“好像就是因为这个破镜子才证明柯克兰家是上流的魔法家族,但是我们的实力不需要这个来诠释。”


卧槽这个魔镜有点厉害!


阿尔弗雷德当下着急道,“那我也不会还给你的。”他还要靠那面镜子去见亚瑟呢!


“我都送给你了当然不会要回去!”


斯科特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显然觉得被轻视了。王耀倒是恰到好处地轻咳一声后说道,“如果我想扶持个魔法世家,你也不怕我把这消息透露出去?”


“你透露出去做什么,叛国?”斯科特鄙视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家伙,对方也显然优哉游哉地喝茶,没有理会他这个充满挑衅的提问。“而且那些个家族要是敢来找我柯克兰的麻烦,我杀光他全家就是了。”


倒也真是嚣张。

不过阿尔弗雷德被对方这么轻飘飘一句话倒也激起一些热血。


这关头斯科特好似是不经意地说了一声,“姓柯克兰的,都是这么猖狂。”


阿尔弗雷德心一颤,当即想到了那位船长大人。亚瑟也绝对是猖狂之辈的典范人物,强势地开启争斗,在政府与敌船的观测下明目张胆地打沉后劫船,虽然猖狂却也有度,这也正是亚瑟的可怕之处。


不过阿尔弗雷德还是悲愤地认为,亚瑟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酒醉之后。


这么想着他却又想到了那个充满了朗姆酒香气的湿吻,湿漉漉的唇瓣以及柔软的身躯,还有那双醉后而变得湿润朦胧的绿色眼睛。在平静的海面上与皎洁的月光照映之下那个甜蜜而又火辣的亲吻,居然成为了他在海上最后那鲜明而又温暖的回忆。


阿尔弗雷德赶快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却不自觉伸手摩擦着自己的嘴唇,仿佛那温软的触感还留在上面一般。他想到这里,在两个年纪都老大不小的人精面前脸一红,随便就找了个由头从会客厅里离开了,好吧其实他就是担心斯科特会把镜子要回去。


“他脸红什么?”斯科特倒是纳闷了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摸摸下巴,“难不成是我太英俊了?”


“别贫了。”王耀扔过去一个白眼,随后状似漫不经心地挑起了话题,“我记着,你柯克兰家的族谱上,好像是有一个叫做亚瑟柯克兰的小伙子吧。”


“我家族谱你怎么瞧见的。”斯科特也不答,只是摆出一副愤怒的模样。


“我想要的东西你怎么拦我也能得到。”王耀呵呵一笑。


“好吧,是有这么一号人。”斯科特也没有真生气,对于王耀的回答他也没感到什么气愤,对方这样反而还更合他胃口。“是我弟弟,已经失踪几年了。”


“没去找?”王耀挑眉。


斯科特学他一样不甚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故意粗声粗气地说道,“那家伙死外面算了,碍眼的东西。”


王耀自然知道面前这个人别扭的性格,他有些恶意地猜想也许这柯克兰一家好几个兄弟全是这类型不肯好好说真话的别扭家伙。不过显然柯克兰家自然出门寻找过这个叫做亚瑟的族员,但是几年来应该都一无所获。


如若是要王室发动力量一起寻找可能性倒也会大一些,难不成斯科特这一次访王宫就是这个目的?


王耀在心里暗自揣摩着也不回答只是笑,笑得渗人。斯科特看着心里不舒服冷哼一声裹紧了身上的黑袍,做了个场面功夫后也干脆回了房间,他还是打算在这个王宫舒舒服服地赖上几天,柯克兰家的伙食和王宫里的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每天啊那厨房炸得都比魔法练习室还厉害。


见人走光了王耀也还是端正地坐在原位翻看着随手拿过的书籍,他下午和路德维希一般会再来商讨一些事情,顺便问问菊与王湾的近况。


TBC


下一章→


电脑修好后的更新……还没有取fo的老婆们你们对我是真爱啊qaqqq




评论(4)
热度(56)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