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10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此章依旧有原创人物出没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10

“你们两个注意点。”

亚瑟突然的开口让阿尔弗雷德惊醒过来,他才发现刚刚自己的注视是多么明显与奇怪。Harry笑嘻嘻地回应着后将眼神放在了亚瑟与阿尔弗雷德之间,Louis则是一脸了然地笑着开口,“好吧,我们会注意一点的,毕竟你们都是单身。”

“亚瑟不是有个初恋女友吗?”

“可惜那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婊里婊气的女孩,给亚瑟戴了一顶那——么大的绿帽。”Louis伸手比划了一下,语气里带着厌恶。“没确定下来几天就和船上的男人搞了起来,甚至还不满足地去勾搭别的姑娘。”

亚瑟听着事情突然讨论到自己身上有些无语地咳嗽两声,不过他也不介意自己的故事就这么暴露出去,反正船上的人大部分也都知道。

“总之,亚瑟的初恋是一个浪荡的姑娘以及火辣的蕾丝边的结合体。”Louis摸了摸鼻子总结道。“不过你在大海上也很难遇见所谓洁身自好的姑娘。”

“那么亚瑟还喜欢那个婊子吗?”

没有任何犹豫地脱口而出,阿尔弗雷德紧盯着Louis那双和他如出一辙的蓝色眼睛后开口。但随即他便感到有些后悔,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女孩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但他还是忍不住责怪,亚瑟应该值得一个更好的人。

“当然不了,不过他再也没交过女朋友了?”Louis抬头有些怀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干嘛这么在意这个呢,我的蜜糖。难道说你对我们的船长感兴趣吗?”

这个问题让亚瑟都突然地被惊吓到了,他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看着对方也一副呆愣的样子后将嘴唇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沉下脸后叫着对方的名字以示警告。

“是,玫瑰女王。”Louis回应了一句后,阿尔弗雷德注意到对方对亚瑟的称呼竟然没有任何一个重复过。随后对方朝他眨了眨眼睛,“如果你发现你对他感兴趣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

“Louis!”亚瑟的声音越发恼怒了。

阿尔弗雷德朝他摆摆手,表明自己没有事。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Harry邀请阿尔弗雷德谈谈他的故事,因为他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新人。

“啊?我的故事?”阿尔弗雷德有些烦恼地低头,说是国王肯定不大相信。只好在心里加工一些后开口,“我的故事很无聊,我来自一个……贵族家庭。从小就被训练成家族接管人,所以一直没什么自由。但是我总是瞒着我的……哥哥王耀出去,去街上溜达溜达交一些朋友。”

“王耀?”Harry故意模仿着阿尔弗雷德的语调,这个奇怪的发音他从来没听过,可能是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而所有人都因为他拙劣的模仿而哈哈大笑起来。

“我从小就有很大的力气,这总把家里的人吓一跳。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会弄坏一些东西,然后王耀他就会拿出算盘计算着我毁了多少个值钱物件,并且计算出我欠了他多少钱,天知道那个家伙有多抠?”

阿尔弗雷德有些担心他的故事太过无聊,转头看向亚瑟。发现对方的神情正很专注地听着他讲话,时不时还点头微笑。而说到这里的时候亚瑟还清清嗓子开口,“确实,你这家伙的力气可真大,居然连麻绳都挣破了。”他赞许地夸赞了一下。

大家伙都惊呼起来,纷纷伸手去摸阿尔弗雷德身上的肌肉。而亚瑟则是忍着笑拍开大家的手,得到阿尔弗雷德一个感激的眼神。

“我就在那个家伙的管教下成长到现在,所幸我没有和他一样爱财。”阿尔弗雷德重重地翻了个白眼。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艘船的?”有人提问。

阿尔弗雷德听到这个问题僵硬了一下身躯,他转头看向同样有些僵硬的亚瑟后开口解释,“额……因为我有幸得到过女王陛下的召见,她允许我来这里……恩,总之她用一些神奇的方式将我送到这艘船上。”

所幸的是,所有人都没有继续问下去。

可是Louis这时候却又张开了嘴,阿尔弗雷德有了不好的预感。

“啊,那你对现在那位正板着脸的先生是怎么想的呢?一开始你和他打了一架然后平局,然后你觉得他很可爱。”他指了指垂下眼睑的亚瑟。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用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阿尔弗雷德,而亚瑟则是有些头疼地拿过别人手中的酒喝了一口,成功地得到了大部分人恐惧的眼神。

“收回你们的眼神。”亚瑟忍不住反驳道。

“看,他就是这么可爱。”阿尔弗雷德笑了出来,而亚瑟则是嘟囔了一声吼继续喝了口酒,“都说了,用可爱形容一个船长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喝了酒后的亚瑟好像没有其他人说得那么恐怖,反而性格变得有些绵软。说出口的话语也不再用那么冷酷的语调,阿尔弗雷德觉得让亚瑟喝酒反而是一件好事。

“那只是因为我的词汇太过贫瘠无法形容你独一无二的性格。”Louis懒懒地接话,他看着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说道,“阿尔弗雷德,你应该这么说情话,我敢保证你可以很快地将他泡到手然后,get a room,你懂得。”

阿尔弗雷德不明白为何对方那么热衷于将他与亚瑟配对在一起,但是看亚瑟也没有反驳的样子他也只是叹了一口气,开始打算认真地回答对方的问题。

“第一眼见到亚瑟的时候,他可真是个凶悍的家伙。一见面就狂妄地像个自大狂,不过他那个样子却让我讨厌不起来。”

“哦请看看他的脸,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没有人会讨厌他。”Louis接话,“当然你也很好看。”

“是吗,谢了。”阿尔弗雷德敷衍地回答了一下后继续开口,“然后他带我去看了看海,我们成为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吧,也许。然后我发现,他其实表面很嚣张,内心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他对着陌生人是很冷淡,可是他对着你们可以说是温柔的。他会和我偶尔聊聊天,说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也喜欢听他说这些。”

“嘿,船长可都从来没有这样对我们过。”Harry抱怨着。

“那说明你有什么让他重视你的理由,他想对你好一点。说不定他喜欢你,当然我是胡说的。”

大概是因为那位女王陛下吧。阿尔弗雷德说道这里再次叹了一口气。

“我还在你们面前呢,不打算避着我一点?”亚瑟朝他们挑了挑眉,拿出酒杯和身边的人撞了一下后喝了一口。

“对你没这个必要。”Louis再次回复道,得到了亚瑟玩闹一般的拳头。他捂着被亚瑟打过的胸膛依偎进Harry的胸膛,“绿眼睛小卷毛,我的心被人狠狠地重创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来治愈你的心吗?”Harry朝他眨眨好看的绿色眼睛,低下头轻轻咬了一口Louis的嘴唇。

“看见没,如果你这么对亚瑟做的话,你也会得到一个吻。”Louis笑了起来对阿尔弗雷德如此说道。

阿尔弗雷德只是放声大笑着掩饰着他的尴尬。

“别打趣他了,我喜欢女孩。”亚瑟好心地站出来为阿尔弗雷德开脱了一下,然后他安慰似的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背脊。而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阿尔弗雷德?”

“果然亚瑟是异性恋啊。”

“恩。”亚瑟再次拿过别人手中的朗姆酒,所有人见到这个场景都悲鸣了一声。他们想要让船长大人不要再喝下去了,可是在场的除了Louis没人敢命令船长大人。

“对不起各位,别看着我,我要去做爱了。”Louis摊摊手,而Harry听见后迅速地将他横抱起来进了一个房间紧紧地关上了门。

天啊,如果我变成Gay的话也会像他们一样吗?阿尔弗雷德有些恶寒地想象着自己抱起船长大人着急地把他丢在床上的模样。

我可不是那么心急的人,我一定会先给亚瑟一个吻。

哦天,我在想些什么?该死的都怪他们和那该死的酒精,让他开始胡思乱想了。

阿尔弗雷德不可置信地挠挠自己的头,而在他胡想的这个空档,亚瑟已经第三杯酒入肚了。

“天啊船长喝了第三杯酒了!”“快快快!灭火!别像上次一样让船长烧了船!”“赶紧收拾东西回房间吧,回房间吃饭喝酒也一样。”

“阿尔弗雷德,你说过你的力气很大对吧?”一个船员走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笑眯眯地问道,而阿尔弗雷德则是迟疑地点头。

“那么就拜托你制止船长大人了!千万别让他喝到第七杯。”

这艘船里的人,所有人都那么不负责任!

阿尔弗雷德站起身推了推船员后,信心满满地说道,“就交给我吧!”

明明喝醉酒的亚瑟比平时好相处多了,这家伙的反应也真是怪异。可是信心十足的他只得到了所有人怜悯的眼神。

所有人都走光后,亚瑟坐在原地默不作声,而阿尔弗雷德则是坐在一旁盯着喝着酒的船长大人。亚瑟在喝掉第四杯酒前一直很安静,只是一口一口地喝下肚,然后再打上一个酒嗝后傻笑一声。

他倒是觉得亚瑟醉酒后挺可爱的。

“我还要。”亚瑟向他递出了空酒杯,而阿尔弗雷德则是带着怀疑地扬起眉毛后去酒桶那里又给他舀了一杯。亚瑟心满意足地拿过酒杯大口地灌下,出乎意料地对方开始碎碎念了起来。

“你这个家伙是谁?阿尔弗雷德吗?”对方眯着眼睛看着他的一头金发,阿尔弗雷德对着酒醉的船长大人兴味地点头。

“阿尔弗雷德是谁?他是谁?我想知道。”亚瑟的语气有些急躁,像是不满地对着阿尔弗雷德伸出手。阿尔弗雷德凑近后却被亚瑟突然地抱住腰杆,对方突然乐了起来,“你就是阿尔弗雷德?一个只有着肌肉和数不尽力气的大块儿头?”

“嘿,别这么评价我。”阿尔弗雷德不满地想要挣开亚瑟的手,而对方的力气也不小,他花了一会儿时间才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挣脱这个怀抱。

“是个脑子里都是肌肉的蠢货吗?”亚瑟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现在的阿尔弗雷德到一点也不觉得他可爱了。“快点,蠢货。给我倒杯朗姆酒,不然我就把你绑到桅杆上一天一夜,享受暴风雨的侵袭。”

真是心狠手辣。阿尔弗雷德摇摇头拿过酒杯再次无奈地给船长大人倒上了一杯酒,而对方则是心满意足地舔舔嘴唇拿过酒,“因为你给了我一杯酒,我要表达我的感谢。我宣布——!你从蠢货升级成了一个讨厌鬼,对你的升职有感到高兴吗?”

“真是一点也不高兴得起来。”说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确实船长大人醉酒后的模样和平时的形象有太大的反差。只是一个喜欢抱怨并且喋喋不休的家伙罢了。

“那么讨厌鬼,你还想要些什么?”对方嘟囔着,不满地职责着阿尔弗雷德,“快点说,没有人会对升职不高兴!”

醉酒后的亚瑟柯克兰有逻辑可言吗?

答案是没有。

阿尔弗雷德也许是魔怔了,他看着一向冷峻的船长凑到他的面前来开口传递给他一阵酒气。而Louis刚才的话在一瞬间钻入他的脑袋里,他的嘴不自觉地开口回答。

“那如果我还想要你的吻呢?”

妈的他在说些什么?

“你会给我吗?”

阿尔弗雷德你他妈没救了!

“只是这样吗?”亚瑟傻气地笑着丢开空酒杯,双手摸上阿尔弗雷德的脸庞。他先是对着阿尔弗雷德舔舔下唇,然后他跪在阿尔弗雷德双腿间轻轻地将嘴唇印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上边。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后描绘着阿尔弗雷德的唇形,丝毫不顾对方镜框下因为惊愕而睁大的蓝色眼睛。亚瑟闭上了眼睛继续用舌头在阿尔弗雷德的唇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吻,直到阿尔弗雷德再也无法忍受地伸手按住亚瑟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带着湿气以及浓重酒气的吻。他含住对方的软糯舌尖舔弄着温热的口腔内壁,感受到一股带着微辣感的朗姆酒香。亚瑟轻声的呜咽从吻中泄露而出,阿尔弗雷德用牙齿咬住唇瓣揉搓着随后也学着亚瑟那样含住后舔弄着,对方从跪着的姿势转为坐在他的大腿之上,双手插进他的头发微微后仰着头。阿尔弗雷德则是再次伸出舌尖扫荡过他唇间的每一个角落勾住对方的舌头缠绕着发出碰撞时响亮的咂嘴声以及呻吟声。他们激烈地喘息着互相交换着津液,他甚至将亚瑟推倒在硬邦邦的木板之上加深了这个吻。

随后他听见酒杯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你……你们继续。”一个看呆了的船员僵硬着身子,随后立刻转身离开,一边在脑子里消化着这个事实。

你他妈都干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Go fuck yourself!

阿尔弗雷德懊恼地低下头呻吟出声,他都做了些什么?趁着亚瑟醉的时候和他接吻,还想着把他推倒在地上?哦琼斯,你可真是个蠢货,还是个大大的混蛋。

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亚瑟早已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到酒桶那里干脆利落地把头埋了进去大口地喝着散发着香浓味道的朗姆酒。

他发出一长串的笑声,随后他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暗骂一声吼亚瑟开始大声地唱起奇怪的歌。而阿尔弗雷德则是头痛地在一旁责骂着自己到底是多么一个混蛋的家伙。

亚瑟开口叫了两声阿尔弗雷德的名字可是对方却没有回应他,随后他不满地冲阿尔弗雷德竖起中指,“你他妈不理我,我……可以去找大海!”

他傻笑着朝护栏那里跑去,随后他就一头扎进了大海里发出了一声极大的落水声。

哦亚瑟柯克兰,你一定是我的克星!

阿尔弗雷德咒骂着边跑着边脱下上衣捡起护栏边的绳索后跳进了海里。随即他发现大海和他游泳的河流完全不同,极大的海浪让他难以找到亚瑟的方位。他大声地叫喊着随后朝着一个方向拼命地游去拽住亚瑟的衣领。

对方似乎是因为口腔与鼻腔进水了而拼狠命地咳嗽着,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他看上去难受极了,看着阿尔弗雷德也很不好过。他没有时间让船员们停下船,只能拼着狠劲往绳索那里游去。

随后他用力地拽住绳索休息了一会儿,可是听到背上的人又开始剧烈地咳嗽后用尽力气抓着向上爬。他多希望有个人可以拉他一把,因为在光滑的船面上太难爬。大概过了许久,阿尔弗雷德自己都有些眩晕的时候才发现只爬了大概一半。他咬咬牙施力将亚瑟柯克兰扔了上去,听到对方一声痛吟后快速地用着最后的力气让自己扒到护栏让自己摔进船内。

而亚瑟继续在他旁边剧烈地咳嗽着,微凉的海风吹在船长大人湿透的身躯上让他发着抖。阿尔弗雷德长叹一口气爬到亚瑟身边将他抱入怀中,闭上了眼睛。

原谅他没有最后的力气抱着亚瑟柯克兰回房间了。

tbc


下一章→

因为感觉船长大人baka32连击不大合适……
所以醉酒行为就按照个人经验来写了。
希望不会戳中各位的雷点wwwww

评论(6)
热度(49)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