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08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8

 


 

“在船上洗不必要的澡的话要去镇子里取水,我可没那闲工夫。”亚瑟冷哼一声,敏捷地从阿尔弗雷德身上翻滚下来到旁边用手臂撑住脑袋看着阿尔弗雷德扬起下巴,似乎在等待对方的回应。

 


 

原来在意的只是洗澡这个问题吗?

 


 

阿尔弗雷德为船长大人的关注点感到无奈,有些庆幸地舒一口气之后倒是疑惑地皱起眉头。他躺在亚瑟的旁边,发现说话有些不大方便后干脆转个身面对着亚瑟的面庞询问,“这大海不是到处都是水?跳下去后再上来不就好了。”

 


 

“用海水洗你这皮就别想要了,会发紧发柴,你如果愿意去试试的话我也不拦你。”也许是之前的对话让他有些心烦,亚瑟的语气算不上和善。他将身子挪了挪让自己尽量舒适地躺在床上,将侧躺换为平躺的姿势。“关于这海上的东西,你还有很多要学。”

 


 

“反正你会教我的吧?”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将身子挪过去使自己和亚瑟之间的距离能短一些,但对方好像不大适应的样子有些别扭地动了动。他听见对方假装转头咳嗽了一两声后对着他摆手,“你离我远一点,太近了。”

 


 

会吗?阿尔弗雷德歪头,却没有理会亚瑟的要求,而是转而询问起来,“对了亚瑟,你说的斯科特是谁?能告诉我吗?”

 


 

“他是唯一一个被允许与女王见面的海盗,啧。”亚瑟说到这里貌似有些不爽地伸手揉揉自己的金发,使得他的沙金发变得蓬松起来。阿尔弗雷德见到船长大人的小动作倒是觉得有些可爱,但是配上对方那算不上是好看的神情他还是很有自觉地掩饰着上翘的嘴角。“不过他确实有些实力,他的船队与我的不相上下。”

 


 

听上去是很厉害的角色,也许只是同名罢了。但是亚瑟与斯科特的姓氏都相同,阿尔弗雷德还是不死心地询问,“他是不是有着一头红发,还有跟你一样的粗眉?”

 


 

亚瑟对于别人讨论他的眉毛这件事情一向十分不满,但是看在对方是女王的接洽人的份上他倒是没有去计较。他对着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后有些怀疑地问了一声,“怎么,你认识他吗?”

 


 

从他的疑惑的口气来说应当是不相熟,只是对斯科特那个老家伙略有些了解。也许是女王陛下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提起过斯科特吧,也不知道会不会提及到我。

 


 

亚瑟叹了一口气,他对于女王对他那算不上友好的态度感到有些伤心。

 


 

“恩,也算认识吧……”阿尔弗雷德有些不自在地伸出食指挠了挠耳后的那簇头发,没想出来该怎么解释。说出去也不会信的吧?他干脆转移话题,用手抓住亚瑟的双手放在心口,即使船长大人想要挣开他也只是用着怪力紧紧攥着,严肃地看向亚瑟的眼睛,“总之亚瑟,请一定让我见一下斯科特船长,拜托了!”

 


 

“……知道了,你的力气很大,请放开我的手。”亚瑟的双手在得到自由之后立刻起了红印,他嫌恶地甩了甩双手后站起身来,拿起地上的木棍踱步到了书桌前的世界地图那儿,阿尔弗雷德在看见他的动作后也坐起身来。他呼出一口气后朝阿尔弗雷德解释道,“不久后将会有一场硬仗要打,我和斯科特已经准备了许久,大概一个月后我们两个船队将会在这里会合。”亚瑟的木棍在地图上一个标注面积很小的方位划了一个圈。

 


 

“这个岛屿是我们无意中发现的,最新的航海图里也没有画出这个区域。所以我的原计划是打算去到布尔讷夫湾那个方向那里打劫一些荷/兰的商船后运到那个岛去囤积,但是安东尼奥那个家伙的来势太猛,我不能暴露那个岛的具体位置……”

 


 

“等等!”

 


 

“怎么了?”亚瑟皱起他的浓眉,他有些不大高兴别人在他讲正事的时候打断他。但是他还是耐心地停下来询问对方突然的反应。

 


 

“你说的安东尼奥的全名是什么?”阿尔弗雷德有个不大好的预感,这个猜想将会令他感到非常的诡异。

 


 

亚瑟的脸色一变,他的脸庞先是扭曲了一下后沉下脸拍了拍木桌,发出极大的响声,“那个家伙的名字长得要死,我怎么会记得住?”

 


 

“是卡里埃多吗?”阿尔弗雷德几乎是不抱希望的问道,他看着亚瑟略微震惊的神情苦笑着,“旁边是不是还跟着一位叫做罗维诺的青年?”

 


 

“……是。”亚瑟怀疑地看向阿尔弗雷德,“我想你需要对我解释一下。”

 


 

“女王陛下告诉我的。”脸不红心不跳地扯了一个谎后阿尔弗雷德假笑着对亚瑟摆摆手,他有些不自在地站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物。虽然作为黑桃国的国王他已经习惯如何隐藏脸上的情绪,但他的小动作还是出卖了他,在那双翠绿色的双眸下他总是显得不大自然。

 


 

亚瑟看了他许久沉默着,他摸了摸腰间的剑,随后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开始怀疑,我让你呆在这艘船上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希望如此。”亚瑟轻轻呼出一口气后无声地整理着桌面上本来就已经摆放很整齐的东西。大概是为了避免这个尴尬的状况,他选择对阿尔弗雷德转过身。

 


 

阿尔弗雷德有些苦不堪言,他有些后悔刚刚问出口一些招人怀疑的问句。如果他没有那么做,也许他可以缠着亚瑟给他讲一些海上发生的故事,而船长大人的眼神会变得很亮,就像是被打磨过一样的绿宝石一样闪亮。他们会有一个很温馨的气氛,而不是现在这样,该死。

 


 

突兀地,阿尔弗雷德的肚子叫了一声。

 


 

这引得亚瑟忍不住轻笑一声,阿尔弗雷德有些脸红地捂住肚子,他才想起来昨晚他几乎都在喝酒没怎么进食。第二天早晨也是因为紧急的仪式而没有去吃早饭,他的肚子现在几乎空空如也。

 


 

“我带你去吃早饭吧。”亚瑟笑完以后才咳了一声,他的笑容很灿烂,让阿尔弗雷德心头的阴影以及郁闷一扫而空。

 


 

阿尔弗雷德立刻跳起来欢呼一声,搂上亚瑟的肩膀真心地夸赞道,“亚瑟,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善良最可爱的人了。”

 


 

亚瑟轻哼一声拍开阿尔弗雷德的手臂,语气不善道,“我不认为用善良与可爱形容一个海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阿尔弗雷德无所谓地耸耸肩。

 


 


 


 

“亚瑟……这就是你们每天吃的东西吗?”

 


 

阿尔弗雷德看着碟中几近发霉的干面包以及烂菜叶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他尴尬地开口询问。

 


 

他看见一向冷峻的船长大人在他提及到食物后脸以一种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船长大人的手因为尴尬不知道放在哪里。他脸红着大声解释道,“你知道的!在海上总是很潮湿,面包受潮是很正常的!蔬菜是必须的营养,如果你硬要我下厨给你做吃的话也不是不行。”

 


 

阿尔弗雷德歪头,他刚刚好像没有要求亚瑟下厨。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你的身体那么单薄了。”阿尔弗雷德叹气着拿起盘子,亚瑟的身材对于一个统领着几百号人的船长来说确实有些过于单薄,根本看上去不像是一个船长。也许这就是因为这差劲的伙食。

 


 

虽然他对食物不怎么挑剔也不怎么擅长,但是简单的三明治他还是会做的。

 


 

“亚瑟看着吧,看hero给你露一手!”

 


 


 

亚瑟倚在厨房边上挑起眉毛看着阿尔弗雷德在厨房里忙里忙外。请别问他堂堂一名船长为何会如此清闲,他只是将巡逻什么的任务交给了他尽忠职守的大副而已。

 


 

距离到达目的地还有好几天的时间,难得阿尔弗雷德为他带来了些许乐趣,偶尔放松一下也不成什么问题。

 


 

因为船长的存在也渐渐引来了一些船员的注意,众人围着阿尔弗雷德睁大眼睛看着。难得有这个机会,亚瑟默许了大家的偷懒。

 


 

阿尔弗雷德将一根长面包用刀切开,将船上剩余的龟肉烤了烤后夹了进去。随后他拿出生菜与鸡蛋,但是在闻到发出恶臭味道的鸡蛋后他还是放弃了。拿出几个他没有见过的果子磨出汁水后抹了进去,一个卖相极差看上去令人毫无胃口的三明治就这么出炉了。

 


 

阿尔弗雷德自己都有些嫌弃自己的手艺,可是在看见亚瑟好奇的眼神后他还是装出一副自信的样子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开始咀嚼起来。

 


 

味道不算好,但是也不坏,总的来说阿尔弗雷德还是挺满意的。

 


 

“可以给我尝一口吗?”

 


 

在阿尔弗雷德若无旁人地吃了一会儿后,亚瑟有些不大好意思地替所有在场的船员问出口。他看着亚瑟明明很好奇可是偏偏却要掩饰起来的模样笑了起来,随后将手中咬过的三明治递到亚瑟的手中。

 


 

亚瑟丝毫不在意地在他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小口,随后眼神就亮了起来,不自觉地夸赞了一声。他从上面扯下一小块后递给旁边的船员,在对方尝了一口后船员欢呼了一声。

 


 

“比Louis做的好吃多了!”Louis是船上的厨师,听到这话后他有些不大高兴地瞪了那位船员一眼,不过他在尝了一口后也不自觉露出赞赏的眼神并且要求阿尔弗雷德教他做这样美食。

 


 

就这样,阿尔弗雷德即兴做的三明治就被船上的人瓜分完了。而他本人也觉得有些怪异,平日在黑桃国被厨艺登峰造极的王耀讽刺惯了,来到这艘船上却被人夸赞成大厨,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这也让他意识到亚瑟这艘船的伙食有多么糟糕。

 


 

“恭喜你,多了一个让我留下你的理由。”亚瑟看着脸上都露出灿烂笑容的船员站在阿尔弗雷德旁边轻声说着,他眼神柔和地打量着各位活跃的青年,这艘船上的人都丝毫不像是传闻中那冷血的战队。

 


 

“如果有新鲜点的面包和酱料,我可以做的更好。”阿尔弗雷德有些得意地自夸,他的厨艺也是第一次被人肯定。“现在这款三明治和压缩饼干一样,没什么味道。”

 


 

“压缩饼干是什么?”

 


 

“恩……大概是军队很久以前的军粮。”阿尔弗雷德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解释,他再一次感受到亚瑟这个世界的落后。

 


 

说完后,他意外地看见亚瑟突然冷淡下来的神色,只是敷衍地对他说了一句是吗后就不再讲话。他有些后悔,在海盗面前提起军队似乎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如果你想看看,下次我可以带给你看。”阿尔弗雷德在心中暗悔着,他故意可怜兮兮地看着船长大人看不出情绪的脸。

 


 

船长大人虽然脸色渐缓,但还是没有跟他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着这里的人大声宣布道。

 


 

“伙计们,不如今晚来个篝火晚会?”

 


 

船员们纷纷应好,随后他们问起,“船长大人今天心情很不错吗?”

 


 

亚瑟算是应了一声,随后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也许,顺便给你们介绍一个新人物。”

 


 

阿尔弗雷德转了转眼珠子,看着开始好奇起来的船员后在心里暗暗想着,也许那个新人物指得就是自己?

 


 

这时那个在亚瑟之后第一个尝了三明治的船员笑着勾上阿尔弗雷德的脖子,他热情地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背后打着招呼,“嘿,以前从来没见过你,我是Harry。”

 


 

“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叫我阿尔弗雷德就好啦,别像亚瑟第一次一样叫我琼斯,感觉有些尴尬。”想到这里这里他有些无奈,不过后来亚瑟似乎察觉到他不大高兴的样子后就改口叫阿尔弗雷德了。

 


 

“船长大人有时候会遵守他自己的那一套规则,但是他还是一个帅气的家伙。”Harry的眼神在提到船长的时候变得闪亮起来,他笑得大声露出了一口白牙,“那么我以后就叫你阿尔弗雷德了,顺便问一下,可以直呼船长的名字,你们一定很熟吧?”

 


 

“我和亚瑟是很好的朋友哦。”阿尔弗雷德回答道,骄傲的感觉渐渐在胸腔间滋生。原来可以直呼亚瑟名字的人不多,而他是其中一个。可是一想到这是由于那位女王大人的缘故,他就有些失望。

 


 

说道这里,阿尔弗雷德向四周看了看疑惑地皱起眉头,“亚瑟呢?”

 


 

“船长大人写信去啦,每三天他都会在这个时候跟苏格兰舰队的船长通信。”Harry知道的东西很多,也许是在船上呆了很多年的缘故。“所以我劝你,别在这个时候去打扰船长,否则下场很严重哦。”

 


 

阿尔弗雷德轻哼一声。

 


 

随后Harry突然坏笑着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参与过船队的篝火晚会?”

 


 

“没有。”阿尔弗雷德诚实地摇了摇头。

 


 

“那你可别被吓到了,顺便我期望你别让船长大人喝太多朗姆酒,否则下场比你去打扰他工作更恐怖。”

 


 

Harry笑着提醒后便起身走开,大概是去继续工作去了,留下阿尔弗雷德一个人站在原地沉思。

 


 

他突然有些期待晚上了,只希望那个镜子别让他突然又把他吸引回黑桃国。

 


 

因为这艘船以及统领这艘船的船长大人还有许多他没有发掘的如同瑰宝般的秘密。

 


 

TBC

 

下一章→


 

从萌上米英的第一刻起 我就发誓一定要嘲笑一下亚瑟家的食物!

 

于是我就这么干了【bu

 

顺便可高兴没有更新lofter那丑极了的新版本x

 


评论
热度(58)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