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07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7

 


 

弗朗西斯很快反应过来他在黑桃国并不受欢迎的这个事实,他朝伊万苦笑道,“好像被他们讨厌了呢。”

 

 

 

“没有关系,反正我不想和他们做朋友。”伊万倒是无所谓地伸手将脖间的围巾松了松,黑桃国的气候相较于梅花国还是比较温暖,这导致他的脖间出了些汗。他抬眼看了眼满脸兴奋的阿尔弗雷德之后有些阴测地转头朝王耀眨了眨眼睛,“小耀,如果王后出现了一定要邀请梅花国哦。虽然我一点也不想来到这个家伙治理的国度呢。”

 

 

 

这话说得丝毫不给面子,他也不等王耀回答直接转头对着自家骑士问道,“罗德里赫,请问你准备好车了吗?”

 

 

 

罗德里赫朝他优雅地行礼,他低下头回答道,“王耀先生方才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离开所需的食品以及车辆。”伊丽莎白也收齐了手中一直握着的平底锅朝冷眼相对的王耀点头,送上灿烂的笑容,“王先生,吾国对此感到由衷的感谢。”

 

 

 

“无事。”王耀朝伊丽莎白露出礼貌性的微笑。

 

 

 

弗朗西斯在旁倒是无奈地摇头,他朝阿尔弗雷德抱怨道,“赶来参加你们的典礼可耗费了哥哥我好多的精力,结果你们就这么对待哥哥,太令人失望了。”

 

 

 

“这是不请自来。”阿尔弗雷德认真地纠正道,随后他朝弗朗西斯笑了一下,“何况这儿也不是那么欢迎你,大叔。”

 

 

 

“嘿你个小子应该礼貌地换一下称呼,不过暂且不计较因为现在哥哥再不回去小诺拉和瓦修该生气了。”弗朗西斯轻佻地撩了他那头金色的长发,只是他在离开的时候还是对着阿尔弗雷德小声地说了一句,“今天典礼上所说的一切,都给哥哥当真哦。”

 

 

 

“反正你的实力不足为惧。”阿尔弗雷德摊摊手。

 

 

 

总之,无视弗朗西斯的气急败坏以及伊万的搅局,所谓的王后加冕典礼便在一片高涨的热情中结束。国民们在看见各方王室心平气和的交流之中感到有些尴尬,不过王室的一切他们无可考察,只是今天能一挫梅花国的锐气也算是好的。

 

 

 

毕竟梅花国与黑桃国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也像是天生的死敌一般,在史上便时常有摩擦,更有着许多场大大小小的战争。双方虽没有太多的领土争端,只是在各方面提议以及条约中往往有着不同的意见导致争议,而几千年下来的一切累积在一起导致两国早已成了死敌。

 

 

 

尤其可笑的是,每一任梅花国与黑桃国的国王都互相嫌恶对方,取笑已经成了他们交流的方式。伊万与阿尔弗雷德自然也不例外,他们时常互讽对方。就在前一年,在阿尔弗雷德十八岁的成年仪式上对方也是施施然来到现场一番捣乱后才离开,这也使两个国家再一次结下了梁子。

 

 

 

“你看到梅花国国王被骑士大人教训的滑稽样子了吗!”“哈哈哈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嘿!今晚上酒馆喝酒看比赛,一起吗?”“Hey dude,真是个好主意!”

 

 

 

意外地,在这场典礼中的重点王后却被许多人暂时性的遗忘,即使遗失的王后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成为百姓们平时谈论的闲资。不过此刻他们更加偏向于骑士怎么让梅花国的人受到折辱,而方块国只是一起被拉上的倒霉蛋而已。

 

 

 

待王耀与阿尔弗雷德带着路德维希回到王宫之中,阿尔弗雷德就快要按耐不住回到房间的冲动。由于突如其来的典礼他被迫提前回到黑桃国,所有的物什都还没有收拾。最令他在意的自然是那面镜子,若是那出现了半点差错他可就再也见不到那蔚蓝的海以及别扭的船长大人了。

 

 

 

“嘿王耀,hero可以先回房间一趟吗?”他急切地询问着王耀,而对方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后便否决掉。

 

 

 

“当然不行阿鲁。”王耀想当然地回答,他耐心地为阿尔弗雷德给出了一个简短的解释。“作为黑桃国国王,你还要和我一起招待红心国的国王陛下。”

 

 

 

“反正每次不都是你去询问关于菊的情况嘛,又没我什么事。”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甘,但他也明白王耀不会让他轻易地回去,只得在口头抱怨一番。

 

 

 

王耀听到后面色也不改,而是拿起招待厅准备好的乌龙茶喝了一口后才开口,“但你也得呆在这儿,不可坏了礼数。黑桃国在以前可素有礼仪之邦的美称阿鲁,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不拘小节的国王。”

 

 

 

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服气地撇过头,可惜他深知自己斗嘴是斗不过那活了许久的人。不过他还是不太愿意被人数落,干脆直接换了话题,“对了,王耀你平日不是教导我要理性吗?这次你自己倒是发起了火。”

 

 

 

“伊万虽然嘴上挂着宣战,可是我可没有收到消息说他军中出现了什么变动。如果是要筹备战争的话,自然有人会通知我的阿鲁。这次大概过来也只是捣捣乱,毕竟他看你不爽那么久了。”王耀再次将茶几上的茶杯拿起来细细品味,随后他便解答了阿尔弗雷德的疑问,“既然没到战争的地步,我也就不客气些。但是弗朗西斯这次的态度也可能预示着些什么吧,所以还要和红心国打好关系。”

 

 

 

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复杂,对于王耀的想法。

 

 

 

“所以在招待厅乖乖等着路德维希洗浴结束吧。”王耀结束了这个问题的争端,随后他笑眯眯地看着有些沮丧的阿尔弗雷德多说了几句,“至于你那镜子就放心吧,斯科特已经帮你带过来了。坐在这和红心国交流亲近一番,总没有什么坏事。”

 

 

 

听到这话他倒有些感叹于王耀的贴心,剩下的便是对那位斯科特先生的好奇。在斯特拉小镇,他曾经听酒馆老板说过这位来自柯克兰家族的魔法师的趣闻,并且在对方的描述中得知这位斯科特大人便可能是古董店主,这使他更加好奇。正当他要询问起关于斯科特的事情之后路德维希却是已经被仆从带来了招待厅。

 

 

 

红心国与黑桃国的关系长久以来一直都算的上是十分不错,这也导致路德维希已然是黑桃国的常客。一向严谨的他也没有使用敬称,而是用名字直呼了王耀。

 

 

 

“打扰了。”路德维希朝他们微微点了个头后直接与王耀攀谈起来,“王耀,这次有什么想问的吗?”

 

 

 

王耀朝站在一旁的仆从使了个颜色后让对方呈上一杯啤酒,随后他才笑着摆摆手,“等会儿再讨论菊的问题吧阿鲁。怎么样,来黑桃国的这几天还习惯吗?骑士大人和王后殿下都没有跟随前来吗?”

 

 

 

路德维希听到此言便想头疼地扶住他的额头,但他还是端坐在座位上回答,“王后本田菊足不出户,不喜出门。而费里西安诺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呆着,倒是我的兄长和我一起来了黑桃国,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

 

 

 

“哦?基尔伯特殿下也来了吗?”王耀略带惊讶地张嘴,随后他朝正在发呆的阿尔弗雷德说道,“你们两个的性格倒都有点闹腾,不如到时你去招待好了。”

 

 

 

阿尔弗雷德不赞同地对着王耀摇头,他郑重其事地说明道,“我和那只蠢鸟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王耀听到后则是开始大笑起来,甚至放下了手中一直把玩着的茶杯。他伸手擦了擦快要流出眼泪的眼角后笑骂着阿尔弗雷德不知礼数,竟在路德维希面前批判他的兄长。

 


 

路德维希则是无奈地点点头,表示他同意阿尔弗雷德的想法。阿尔弗雷德则是一脸疑惑地看着笑得直不起腰的王耀,开始思索为何老一辈的人的笑点都异于常人。

 


 

“阿西——!”一道响亮的声音从殿外传来,随后传来的便是那标志性的带着强烈嘲讽意味的笑声,“kesesese,快看这人的眉毛多么滑稽!就像小意煮出来的意大利面一样粗。”

 


 

这人自然是时刻都有着充足精力的基尔伯特,而嘴里的阿西便是此刻在宫殿中黑着脸的红心国国王。至于小意,是他特意为了红心国的骑士所取的小名,而骑士费里西安诺也只是抖抖呆毛应了这声称呼。

 


 

“嘿小子,想要尝一下柯克兰家的魔法或者铁拳吗?”

 


 

那位被嘲笑的人的声音很低沉,只是用魔法特意将声音传到了宫殿中。王耀好不容易从大笑中缓过神来,却又马上无奈地站起身转头对路德维希交代,“路德维希,如果你现在不赶出去的话,我可不能保证外面那个粗眉毛会对你哥哥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太高兴自己被中人无视无视,他插嘴道,“基尔伯特也不是一个好捏的柿子。”王耀转头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转头示意阿尔弗雷德和他们一起出了宫殿。阿尔弗雷德跟在他们的后头,随后来到外面他才看见那位所谓的斯科特大人。

 


 

斯科特有着和亚瑟如出一辙的粗眉毛,阿尔弗雷德很难去相信这只是一个巧合,并且他们还有着同样的姓——柯克兰。对方在看到他的时候似乎难得地笑了一下,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尔弗雷德后啧啧开口。

 


 

“这国王的礼服可是比那身军大衣好看多了。”

 


 

阿尔弗雷德虽然有些为对方的关注点感到无奈,但是他还是从这句话中听出了斯科特的身份,对方的确是那位古董店主。满腹的疑问即将从口中脱出,却在这时候感应到镜子的吸力。

 


 

God damn it!

 


 

“嘿!店主,你认识亚瑟吗?”

 


 

阿尔弗雷德的力气虽然很大,但也无法阻止他向后退的步伐。这次的吸引力竟是比以前强上许多,只能不受控制地往国王卧房的方向退去。王耀原想厉声呵斥,却也发现了些许不对,转头看向斯科特后却看见对方紧闭着双唇,眼神似乎带上些令人察觉不清的色彩。直到阿尔弗雷德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后,斯科特才朝王耀点点头开口,“走吧。”

 


 

王耀也不询问只是随之扬起微笑,朝宫殿的方向伸出手点头,“请。”

 


 

……

 


 

阿尔弗雷德现在颇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受,他此刻如同第一次那般通过镜子到达那奇妙的空间。

 


 

他在那阴暗的房间里闻到了熟悉的木板的潮湿味,地面依旧像是在荡漾在水中的船只一般给他摇晃的感觉,现在的他明白这就是大海。阿尔弗雷德无处可去,只能坐在亚瑟房间的小木板床上闭上眼睛,他仔细听着海浪拍击的声音以及天上的海鸟的鸣叫。

 


 

亚瑟说过不让他被别人看见,所以他现在只能呆在这里。

 


 

而且这离上一次来到这个空间只有短短几个小时时间。

 


 

阿尔弗雷德有些无聊,整个房间在第一次就已经看过了,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他只能发发呆,一边在心底强烈地盼望亚瑟赶快回来。

 


 

“别管我,做你们的事情去!”

 


 

他仿佛在门外听见了几句咒骂,阿尔弗雷德马上从床上蹦起来悄悄移动到木门旁,他掀开木门上挂着的布料从洞里望出去,便被狠狠地吓到了。

 


 

亚瑟手里拿着一把大砍刀过来了!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他身边此刻没有任何武器,若是亚瑟想要对他做出什么根本毫无抵抗之力。但使他不明白的便是,为何亚瑟会拿着砍刀接近这个房间。

 


 

“该死的,谁他妈的帮我把这门开了!”亚瑟已然逼近木门,他的表情比起之前他们交谈时候看来更为狠戾。他看见对方手里的砍刀还沾着血丝,刀尖散发着可怖的银光。在阿尔弗雷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他便看见亚瑟迅速地笔直地伸出腿将木门踹开发出极大的响声,木门上留下了他的战靴的印子,而亚瑟则是冲进了房间抵在了镜子上。随后他低下头暗骂几声把手上的砍刀砸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揉揉那头蓬松的金发后才转身,随即露出惊讶的表情。

 


 

“阿尔弗雷德?”

 


 

“是我。”阿尔弗雷德虽然惊异于亚瑟的行为以及力量,但他还是控制不住怀疑的眼神望着亚瑟,“嘿,老兄。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亚瑟柯克兰冷笑一声,他嫌恶地踢开腿边那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的砍刀转而从腰间抽出西洋剑。他观察了一下阿尔弗雷德身上正穿着的礼服后轻浮地吹了一声口哨,他打量着对方身上那带着神秘色彩的深蓝色犹如海洋一般的配色后笑了起来,“看上去精神了很多……当然我说的是你这身衣服,别误会了。”

 


 

一如既往别扭的船长大人,现在对方正拿着手中的武器将其指向木质地面,眼睛紧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时而瞟一眼自己的面庞。

 


 

阿尔弗雷德朝亚瑟吹了一口气,得到对方嫌弃的躲避。而他朝亚瑟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随后他将戴在脖颈上的怀表拿下来朝亚瑟晃了几下。“我被抓过来的时候,这个怀表有很大动静。”他那带着薄茧的大拇指轻轻摩擦着铜色怀表那面的黑桃图案,心底有着十分复杂的想法却还是故作轻松地朝亚瑟开口,“多亏了这个,我才能来见你了。”

 


 

亚瑟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紧盯着阿尔弗雷德手中的那块怀表后询问,“你的意思是,多亏了这块信物你才能穿透镜子?”他在对方面前站定干脆利落地拿过怀表往镜子那个方向伸出手,却被镜子挡在了前面。

 


 

“这块怀表只有我能用,因为我是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看着对方徒劳的动作耐心地解释,但只得到对方那豪放的笑声。对方拿着怀表扔回了他的手中,他也不负期望的抓到后才听到对方的话语。

 


 

“你又在开玩笑了,根本就没有黑桃国这个国家嘛。”

 


 

“我没有开玩笑。”

 


 

阿尔弗雷德的脸上还是那副笑容,亚瑟也不好说什么。他抬高了下巴盯着阿尔弗雷德的面庞许久,等到对方感到有些不自在了后开始转移话题。“你不是说会给我镜子那边世界的照片吗?在哪。”

 


 

阿尔弗雷德的笑容就那么僵在了脸上,在他对着亚瑟打着哈哈希望可以就那么敷衍过去,但是船长大人可不是好糊弄的角色。

 


 

“没带的话,下次就给我记住。”

 


 

“对了亚瑟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为什么你会突然冲过来?”

 


 

阿尔弗雷德侧身卧在亚瑟的木床之上,用手肘撑住因为困倦而一点一点的脑袋,亚瑟被他戳中了奇怪的萌点后轻咳几声,“镜子好像发出了声音,就被吸过来了。”

 


 

“我的声音吗?叫着亚瑟,亚瑟?”

 


 

“有两个人的声音,其中一个是你,不过你是叫着我亚蒂,亚蒂的。”亚瑟想到这儿有点起了鸡皮疙瘩,他佯装抖抖身子后板着脸对着阿尔弗雷德说了一句伤人的话,“你真的是太恶心了。”

 


 

“嘿!这又不是我的错!”阿尔弗雷德抗议,倏地抬头用着埋怨的眼光望着亚瑟。

 


 

“好吧,还有一个声音倒是有点像斯科特。”亚瑟想到这儿脸色变得些许阴沉,他撩起战袍的袖子露出在白衫下遮掩住的线条优美的手臂肌肉,虽然比不上阿尔弗雷德那微微隆起的胳膊上的肌肉,但这也算是他对他力量的自信之处,“他诅咒着我去死,死在大海里,总有一天我要把他掐死钉在墙上。”

 


 

“这么暴力……等等,你说斯科特?”

 


 

阿尔弗雷德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他的头因为突然的动作有些晕眩便下意识地拽住了亚瑟的战袍。而他那庞大的力气使亚瑟的身躯也一同往床上那儿倒去,亚瑟低骂一声后只来得及将手中的剑往桌子那里丢去,身子却和阿尔弗雷德再次一同倒在了床上。

 


 

亚瑟大骂出声,阿尔弗雷德也抱怨着亚瑟的撞击给他带来了多大的痛苦。

 


 

“我操你。”

 


 

“那你先洗个澡?”

 


 

看着胸膛之上亚瑟那愤怒的神情,阿尔弗雷德发誓——

 


 

“刚刚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亚瑟你冷静一下!”

 


 

TBC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72)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