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王后 04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4


亚瑟满腹的疑虑无从抒发,只是他此刻只能继续手上擦拭的动作来掩饰自身的惊诧。


即使在大海的压迫下生存了十几年,见过许多神奇的事物也弄清楚了许多事,但是这也是他第一次遇见如此匪夷所思的事物。突兀消失的木框中那幅自己的画,从镜子中走出的神秘男人,以及那人把自己打的很多水手都解开不了的结轻轻松松扯开的怪力都是他活了二十几年以来从没有见过的。


抬眼看了一眼这个小鬼胸前戴着印有黑桃图案的怀表便猜出那画应当是这人带去镜子里去了,只是他也从未看过镜子里的空间是何样。


“亚瑟,一见面就开打可不是好习惯,hero好疼!”阿尔弗雷德佯装心疼的样子摸摸自己的小腿,仿若那里真有伤口在滴血似得,还朝亚瑟挤眉弄眼。


亚瑟放下了手中的棉布放在了床头的小桌那儿,西洋剑已被他收入了剑鞘之中。随后他拿起腰间藏起的匕首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把玩着冷笑一声,“谁准你直称我的名字?胆儿倒是不小。”


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试探着问着,“那么称呼你为柯克兰?”


亚瑟斜睨他一眼,“我想你应当在后面加上船长两个字。”


“好吧。”阿尔弗雷德不在乎地摊摊手。“船长是什么?”


“大海上的勇士罢了。”


“大海是什么?”


看着亚瑟面上快要动怒的表情阿尔弗雷德在心里暗暗叫苦。


原谅他吧,他是真的不明白大海为何物,他从未听过这个名词。


“你还真是错过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啊。”亚瑟不满地啧嘴,他站起身走到竖着的衣架那儿取下红色的战袍披在身上。阿尔弗雷德定睛一看,上面还有着几颗虚设的扣子,相片上出现的领巾也被其中人挂在了衣架上而三角黑帽也放在了那上面。他随后又观察了一番对方扣上肩扣的动作后暗暗决定下了王宫过几年的会服。


可能是不满对方走神的模样,亚瑟伸出腿踢了一下阿尔弗雷德还有点酸疼的膝盖,“小鬼,需要我带你去看看大海的风采吗?”


话是这么说,亚瑟却早已打开了木门走了出去,阿尔弗雷德看到了好不容易得来的亮光连忙也跟着对方上去。


“走暗道去尾楼甲板,那儿没人。”


亚瑟轻车熟路地走到一块木墙那儿摸了摸找到那条缝隙后轻轻一推,那块木墙便翻转了一面亚瑟便消失在了他面前。阿尔弗雷德也有样学样翻了进去,紧紧跟在亚瑟的后面。即使他对这里十分好奇,但还是询问亚瑟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第一次见面你就把这暗道透露给我,这么信任我?”


亚瑟轻哼一声回答,“如果你不是女王陛下派来的人的话,你这张说话的嘴就会跟着你的头一起被我扔到海里去了。”


女王陛下?这个人是谁?


疑惑积压在阿尔弗雷德的心中,但是他敢保证要是他问出女王陛下的身份的话一定会被这个疑心很重的柯克兰船长逼问并且被这人实施刑罚。思虑一会儿无果,但他必须应答亚瑟以免被对方起了疑心。


“噫,我都还没说出口身份呢,你就这么肯定。”


亚瑟听到此言便停下了脚步转向阿尔弗雷德,一片漆黑之中只能看见阿尔弗雷德漂亮的蓝眼睛。他转身将卡在木墙那儿的一个小凹槽的木棒取下打了个响指,木棒便燃起火光照亮了这个灰暗的空间。阿尔弗雷德惊异于对方手中的木棒,随后便听到亚瑟神神叨叨地朝着一片空气道谢,他仿佛听到了妖精小姐这个词。


亚瑟没有去解释手中的火棒,而是直接走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拿起对方胸前的怀表观摩起来。阿尔弗雷德倒是毫不在意对方的举动,怀表认主无论如何也落入不了他人之手,他不担心胸前这块表会被这位船长大人夺取。


亚瑟用火光照着怀表再次确认了一番怀表上的黑桃印记后点头,“这个怀表出卖了你的身份,小伙子。”


随后亚瑟故意伸手隔着军大衣拍了拍阿尔弗雷德充满爆发力的健硕的胸肌,赞赏般得吹了一声口哨。随后他在阿尔弗雷德惊诧的眼神下将手渐渐滑上对方的脖颈处露出一抹与他清秀脸庞不符的冷笑。


啪嗒一声,怀表后面难以解开的扣环被亚瑟轻松地用灵活的手解开。


怀表从阿尔弗雷德的脖颈上滑落,他赶忙伸出手去借却被亚瑟手疾眼快地攥在了手中。看着阿尔弗雷德沉下的脸亚瑟也没有撤下脸上的冷笑,只是在手中仔细地观摩着手中这块沉甸甸的怀表。阿尔弗雷德伸手去夺却被亚瑟轻易地闪开,他本身在这摇晃的船内难以行动,更是比不过身手敏捷的亚瑟。


他略带阴测地开口,“还给我。”


亚瑟再次通过怀表确认了阿尔弗雷德的身份后面对阿尔弗雷德不恭敬的话语只是冷哼一声,伸手拉开阿尔弗雷德的军装外套。在看到衣内的里袋上的拉链时愣了一下,却是镇定地将其拉开把怀表放了进去,“风暴来时,女王的信物还是放在这儿安全,蠢货。”


阿尔弗雷德引以为傲的黑桃国专属国王的怀表被亚瑟说成是女王的信物时他有些不大舒服,但是为了在这个船上混迹下去他还是选择闭上嘴巴。亚瑟也没有去管对方的反应,而是走在前头将每道墙上夹着的木棒点燃。


阿尔弗雷德有些担心火苗会将这艘木船点燃,只是走在前方的那位船长大人好似完全不担心这个问题。在几分钟之后,他看见亚瑟打开了一扇木门,咸湿的海风透过木门向里吹发出刺耳的鸣叫,将每个火苗掐灭使暗道再次沉寂在黑暗之中。


阿尔弗雷德不禁感叹开通地道的人的思想周到,亚瑟转身示意阿尔弗雷德先呆在过道里自己先来到尾楼甲板那儿确认一下没有任何海员。这儿是他时常感受海风的地方,因此没有太多人敢接近。他扬起一抹微笑后走回去打开了门,冲着躲在里边的阿尔弗雷德喊着。


“琼斯,出来吧。看看在黑暗褪去之后,黎明来到之时的大海吧。”


这是亚瑟第一次开口称呼他的名字,阿尔弗雷德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他也对所谓被亚瑟称赞许久的的大海感到由衷的好奇,他的心脏开始砰砰地跳动起来。在不是很明亮的天空的光的照映下,他看见亚瑟穿着一身火红色的战袍朝他伸出手,脸上带着些许骄傲意味的淡笑,在光芒的照耀下显得十分耀眼。他看见亚瑟那平日冷淡孤傲的绿眸里仿佛被点亮一般,充斥着笑意。


这就是在享受大海的恩赐之时的亚瑟柯克兰,仿佛被打磨过的绿宝石一般。


阿尔弗雷德收起所有的心绪,他迈步朝亚瑟那儿走去。拍了一下亚瑟伸过来的手得到对方一个满意的点头,他才被对方领到了甲板之上。阿尔弗雷德十分期待,他抬起头,在看见眼前的场景后他长着嘴巴呆愣地站在了原地。


耳边那海浪的呼啸声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那几声嗡嗡的杂音。他无法形容出这样的美,大海仿佛与还未全然亮起的天空合为了一体,凝聚起无以言说的生命力,无声而绚烂的朝阳在缓缓地散发出强烈的光,这抹蔚蓝色在此刻深深地刻印在了他的眼里。


亚瑟在此时轻声地说着,“你的眼睛很好看。”


他明白,这个年轻人在这刻已经被大海所征服。


“亚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大海。”阿尔弗雷德目不转睛的盯着此刻安静的海平面,“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责任,我想留在这儿。”


“大海就是有着这样的魅力,但是你不能留在这儿,你应该为女王效力。”些许是因为此刻美妙的海景,亚瑟没有拘泥于对方予他的称呼。


阿尔弗雷德转头朝向亚瑟,看似十分认真的模样,“如果我不是女王的手下,你会让我留在这儿吗?”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蔚蓝如海的眸子心跳悄悄地漏了一拍,只是他依旧冷着脸,“若你不是女王陛下的手下,你就是我的剑下亡魂了。”随后他的脸色变得稍微温和了一些,“但是真正喜欢这片海的人,留在我的船上也无妨。”


“你可以留下。”亚瑟说完便扭头去看海,不肯再看阿尔弗雷德一眼。


阿尔弗雷德笑了出来,他那响亮的笑声被亚瑟十分嫌弃地瞪了几眼。随后他对着亚瑟看似十分认真地说着,“其实呢,我是黑桃国的国王,并不是英/格/兰人哦。我有着一个很厉害的骑士,有十分可爱的国民,只是后位还空缺着。我的国家有魔法师,有酒馆有朗姆酒……”


“我可从来没听过黑桃国这个国家,你可真是个异想天开的小伙子。”亚瑟对阿尔弗雷德的描述嗤之以鼻,他狠狠地嘲笑了阿尔弗雷德几句。“国王可是拥有着骑士团,不止一个,魔法师也不可能存在虽然我是相信的,不过朗姆酒倒是一个好东西,说着我有点嘴馋了。”


阿尔弗雷德的话语被亚瑟全然当做了玩笑话,他有些惋惜对方不信任他的这句事实。


“对了,我的那幅画是你这个家伙拿走的吧?”


“画?”


“就是用木框起来的画。”


阿尔弗雷德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后只能想起压在枕头底下的那幅照片,看着柯克兰船长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那个东西叫相片哦。”


亚瑟皱眉,“那不是女王找画师画的吗……相片是什么东西?”


“就是用相机照着你后打出来的照片,可以永远地留住一个美好的瞬间。”


亚瑟听至此轻咳一声,他一副颇不信任般的看着正在想着如何费心解释的阿尔弗雷德,“不对,没有人发明过相机。”


“那可是弗朗西斯那个国家的发明。”


“好吧,你说话总是神神叨叨的。”


被一个嘴里说着妖精小姐的家伙说成神神叨叨的,阿尔弗雷德自然不服气。他刚想开口辩驳,却被一股力量强制性地拉住移动着脚步,他只能慌张地大叫着“啊啊啊啊——!”


“闭上你那聒噪的嘴。”亚瑟看着面前的奇观来不及反应,只是身体的本能让他提步追了上去。他看着阿尔弗雷德表面十分不乐意地打开了木门后暗叹一声将门关上,继续跟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身后。


阿尔弗雷德惊讶地发现他的脚正不受控制地向前奔跑着,那股力量有一百种方式让他随意摆动,而他却无可奈何。待他回头看向神色严肃正追了上来的亚瑟阻拦在他的面前时,他的脚竟然还转换了方向把亚瑟甩在了后面。


“亚瑟!这不是我的意愿!”


“我知道,琼斯!你不能使些力气停下你那跟螺旋桨似的腿吗!”


阿尔弗雷德无暇应答,眼看着自己要撞上那扇木门却被追到他旁边的亚瑟贴心地打开。等他想要道谢时却看见这位船长大人扭头后闷闷地开口,“看你这个样子是要回镜子那边去了吧?下次你再次来这儿……我可不会欢迎你。”


他们再次通过暗道来到了亚瑟的房间,而亚瑟再次坐在了他的那个木板床上。


阿尔弗雷德死死地扳住镜框,半个身子露在了镜子的外面。他想要扬起一个阳光的笑容,只是在亚瑟的眼里他愚蠢的无可救药。


“我还会再来的!”


“恩。”


“我会把我的家乡的样子打出照片给你看!”


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的嘴角微微上勾了一下,似乎是要张口说些什么。


只是他已经被吸回了他的酒馆,而且回来之时他看见了那位穿着黑斗篷的古董店主。古董店主依旧将他嚣张的红色头发以及上半张脸露在了外头,他看见阿尔弗雷德从镜子里出来后的狼狈模样笑了一声,“还不错。”


“店主?”


古董店主笑了一声,在阿尔弗雷德的眼皮底子下大摇大摆地推开了房门后走出。而阿尔弗雷德的身子却被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他颇有些郁闷,要知道身体被人控制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他的身体的归属权回到他自己手上之时,正要去追赶那行踪不定的店长之时却被床上的一张小纸条吸去了注意。


[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可不是巧合。]


TBC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46)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