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米英世界第一般配!/

☆老婆是王杰希,一个会发射星星射线的男人。
☆沉迷王者荣耀。
☆我是咸鱼我从来不更新 我咸鱼我自豪我骄傲

【米英】遗失的皇后 03

※黑桃国王米X海盗英

※穿越元素有 傻白甜

※ooc请指出qaqqq


←第一章   ←上一章



Scone 3


阿尔弗雷德拿起相框之后就不肯放下了,拿在手中反复端详着其中人的样貌。在他直勾勾地盯着相片时手正抚摸着木质相框的侧边,他微微皱眉查看了一下果然在侧边摸到一个凸起,他抬了抬眼镜却意外地在相框边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黑桃图案刻印。思考许久无果,也许只是个巧合,最后阿尔弗雷德还是垂眸将相框放入身上军大衣的口袋里。


他不再去想那张照片,而是抬眸查看墙上这张世界地图。这与扑克大陆地图全然不同,扑克大陆只是将四个国家的领地以线条勾勒出后标出其中每个国家里的城市的名字。而这张世界地图却是画出了七个形状不规则的大板块,周边被标出的几个小版块陆地,可是接近地图七成部分的连接之处的空白却不明白能看出些什么。


红色的墨迹在空白处画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红旗,阿尔弗雷德思索半天也没能懂什么意思后干脆放弃。他环绕了一遍周边发现已经差不多观察完毕后便往木门靠近,要知道这个封闭的空间实在是有些烦闷,也许应该出去透透气。


当阿尔弗雷德仅仅只是刚迈出步伐他便听见从木门外传来的人的交谈声。


“报告船长!从值班水手那里打听得知近几日这片海域会出现笛形船,大概是去运盐的荷/兰货船,不过以航行方向大概得知是正在去往布/尔/讷/夫/湾,交易的地点我会派人潜伏上去盗取信息。”


完全听不懂。


阿尔弗雷德为难地摇摇头后还是决定继续听下去,因为他听到了那位叫做船长的回应——


“无论财货都给我搞到手,船的话就给英/格/兰境内的小岛。顺便交易地点若是在哪个岛屿的话就交给罗莎和斯科特那艘船那儿把所有东西都搜刮过来,分三成给女王大人,我们收取一成情报费,剩下的让斯科特按照他们船的守则分了,别拿去喝酒又引起暴动。”


一道清润的男声从门外传进,腔调犹如流浪在各国的吟游诗人般有节奏,只是嘴里吐出的话语却丝毫不留情。阿尔弗雷德听着这性感的发音不自觉地对外面的人产生了好奇,只是直觉告诉他此时站出去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事实证明上天也不愿意阿尔弗雷德此刻冲出那扇门,因为他看见木板床旁的镜子的镜面开始出现了熟悉的波动,同时镜子开始使用强劲的吸引力将阿尔弗雷德死死地往那个方向拖去。阿尔弗雷德低声骂了一句后不可抑制地从镜子的那端被拖回了酒馆里的房间,唯一他感到幸运的就只是他在门外那人开门之前顺利地从那个房间消失。


眼前的昏暗房间一瞬变成了充满黑桃元素的酒馆房间,阿尔弗雷德有些来不及反应,他看着房间周边的摆设后突然感到有些陌生。他呆呆地看着镜子的那端,波纹还未全然消散他似乎听到了从镜子那端传来的暗含着怒火的声音。


“搜查今日靠近此房间的海员,关到监牢我会下去自行拷问,若是找不到给我放逐处置。”那人压低声音的怒吼带着些许阴森,让人感受到一股强劲的压迫力,“日后要是有人敢靠近这里半步,我会让大海给你们这群蠢货一些这辈子也不想尝到的血的教训!”


他仿佛再一次听到了水流拍打木板所发出的啪啪声,但是那声音随着船长的吼声一起变得越来越小,消失在他的耳畔,而那铜镜的镜面也变得平淡无波。


他回到了他的黑桃国。


阿尔弗雷德差不多在脑内整理完这短短十分钟之内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神秘古老的镜子的异端空间,散发着咸湿味道的木板房间,朗姆酒香中混入的木香。站在房间内感受到的摇晃感,以及时不时流水与木板撞击发出的声音都不可抑制地使他对那个未知的领域产生了好奇。


不如成为黑桃国的国土吧?


阿尔弗雷德笑着开始在脑内规划,直到酒馆的门被轻轻地叩响。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从异世界得来的相框放入自己的包裹里确保万无一失后才慢慢踱步到房门前打开发出吱呀声的门。


门外站着的是淡笑着的酒馆老板,此刻他手里正拿着一瓶玻璃瓶很容易从中闻到朗姆酒的香味。阿尔弗雷德轻轻一嗅便得知是烈酒,于是他挑眉倚在门边等候老板的发言。


老板先是鞠了个躬说声抱歉打扰,尔后又向阿尔弗雷德介绍起斯特拉镇每晚狂欢的传统,便是每个人都会举起酒杯讲述着一天的所见所闻。即使每次都是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大家喝酒也喝得尽兴,十二点后散去,明天又是精彩的一天。若是外人来到这小镇啊,这体验可是必不可少的。


阿尔弗雷德一听也来了兴趣,他整理了一下衣物便随着店老板去了已然十分吵闹的一楼,所有人都占据了一个位子开始举杯言欢。他有些担心自己融入不进却被人拉到一个位子上坐下,一群人围坐在他旁边争先恐后地介绍着自己的小镇。


“斯特拉镇的朗姆酒可是出名的烈,尤其是这家酒馆。”一个脸上已有醉意的大汉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这家酒馆。


阿尔弗雷德对酒馆的来历倒不是很在意,他回想起镜子的来历以及这个小镇惊人的魔法元素后直接问了自己最好奇的地方,“这小镇的魔法元素为何这么浓厚?”


“大抵是因为我们镇上有好几个出名的魔法世家,设些阵法什么的,我倒也不是很懂这些。”


尚还清醒的人热心地向阿尔弗雷德解释起来。


“那你们可知道古董店老板……“阿尔弗雷德问道,却看见在座的各位都用着疑惑的眼神望着自己时连忙改口,”恩我是说……眉毛是红色的那个家伙的来历?”


“啊,那便是柯克兰家族最有可能获取族长一位的候选人斯科特·柯克兰。虽然是个暴脾气的家伙,实际上镇子上的人可都喜欢他了呢。不过他向来神出鬼没,难得见他一面。”老板也难得搭上一句话,说完后还得意地啧了一声喝了口酒。


“话说,咱们黑桃国的王后什么时候才出现呐?”王后的人选问题一直是黑桃国内上上下下一直在讨论的话题,作为最有趣的闲谈此刻也被人聊起。


阿尔弗雷德听及此,放下手中的酒杯饶有兴致地参与讨论。


“是啊再不出现这黑桃国人心惶惶啊。最近流言四起,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尤其是说骑士叛变的那个流言,还有人大放阙词要执行火刑呢。”


原来王耀说的都是真的,还以为是这老狐狸跟我开的玩笑话呢。


阿尔弗雷德压抑住想要大笑的冲动询问大汉们的意见。


“那么你们会信吗?本国JACK斩杀幼年皇后的事情?”


“当然不会信了,骑士的职责便是守护国家,我黑桃国的骑士更是骁勇善战,忠于国土以及黑桃钟塔的指令。何况骑士在这世上长存了多少年,身上有了多少故事历经多少个年代,犯不着此刻才出手。而且我国的阿尔弗雷德大帝更是有着雄才大略,重用骑士是大帝的选择,作为国民我应当信任。”


一个小镇,人民倒是看得更通透。阿尔弗雷德听到夸奖自己的话语也忍不住勾起笑容,他有些高兴自己在国民心中的形象没有王耀说的那样糟糕,反而还全然是好评。他有些飘飘然地灌了两口朗姆酒下肚,这是他即位一年以来第一次得到夸奖。


随后的话题倒不在如此沉重,大汉们讲起自己心仪的姑娘,家中的状况今日的收入以及听到的有趣传说。也时不时流传一些八卦,轻松的氛围让此时有些醉意的阿尔弗雷德新生愉悦,俨然和众人打成一片。


他最后喝了个烂醉,毕竟朗姆酒可不是什么小儿科的酒。被人们架起送进房间后他还嚷嚷着干杯之类的话语,让店老板不禁无奈地摇头。


恍惚之间,他也隐隐入梦。


“阿尔弗雷德,赶快从床上起来,航行要开始了。”“掌好舵,蠢货。”“海风和朗姆酒果然是绝配啊。”“女王陛下!”


他好像听见耳边有着一个男人温柔的低语后转为低声的训斥,带着享受意味的感叹后又变成带着敬意的呼唤。这便是来到这个小镇之后,一直萦绕在他的耳畔的声音。


也是在穿越镜子之时,听到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睡梦之间突然地清醒,即使刚经历过一场宿醉阿尔弗雷德也意识到此刻自己的意志十分清醒。他从床上坐起身来转头,镜子的波纹已经在慢慢地荡漾开来。果然不出所料,他有些紧张地摸了摸放在枕头底下的相框后下床将手放入了波纹之中。


波纹十分温和地开始旋转,直至扭转成一个漩涡。它纳入了阿尔弗雷德的手后又散发出吸力将阿尔弗雷德用力地拉入了那个神秘的空间。


阿尔弗雷德感受到温柔的力量的抚慰后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熟悉的暗淡的屋子。他有些兴奋,只是还没等他开始活动起来,他便感受到背后一股阴森的寒意。


阿尔弗雷德皱紧眉头身形极快地扭过身子后退几步躲过人朝他脖颈处刺向的西洋剑,他想要看清那人的相貌只是太过昏暗且那人灵敏的动作也不给他时间反应,转眼间那人仗着手腕灵活出剑收剑一剑又一剑的刺出。阿尔弗雷德在暗中看的不大清晰,只得靠着身体闪躲着无暇攻击,只能希望着可以找出对方的破绽。只是一不注意腿弯暴露在对方的眼下,得知会吃对方一记踢腿却不料那剑已朝面门袭来。只得暗暗吃下这招侧身被人击中跪在地上,而那把明晃晃的西洋剑便横亘在脖颈前。


阿尔弗雷德挺直身板跪在地上,感受到腿上被那人狠狠地踩在了地上。他静下心来感受着面前那散发着银光的剑,他已然闻到了一股与血液味道相仿的铁锈味。随后他听见那人俯下身子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声,“臭小子,体格不错。”


阿尔弗雷德感受到膝盖有些疼痛,但以他的能力以及力气还是能挣脱这人的束缚,只是他此刻注意到对方没有杀意。不妨听听这人的话,说不定还能得来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线索。


在他还在思索的瞬间,那人已将西洋剑收入剑鞘拿了条粗麻绳将阿尔弗雷德绑了起来,自己坐上了床顺便将床头小桌上的蜡烛点燃。


阿尔弗雷德这才看清这人的相貌,随即他颇为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对方那祖母绿色的瞳孔以及标志性的两条粗眉让他认出了这人便是相框中气质暴戾的男子。只是对方此时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湿气以及对方的气质并非想象中那么狂暴,而是偏向于冷漠以及高傲。


“我是亚瑟·柯克兰,一个拥有女王颁发私掠证的海盗,请多指教了。”


对方翘起二郎腿拿起床头的一条棉布开始擦拭他方才拔出的西洋剑,专注的神情显示出其古板严肃的态度。虽然表面上目不斜视地盯着手中的剑,阿尔弗雷德却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在自己身上那一扫而过的那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神。


“阿尔弗雷德·F·琼斯。所幸我们的语言相通能让我们愉快地交流,但是你不觉得将绳索解开会令我们的谈话更有趣吗?”


阿尔弗雷德朝亚瑟歪歪头,而对方则是假装没有听清一般低头继续擦拭着手中的剑。


“那么hero便为你代劳了。”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示出王耀所教导的黑桃皇室的礼仪,他好不费吹灰之力地扯断身上的麻绳站起来朝亚瑟微躬身,且将右手置于腹部另一只手放置于背部轻轻点头。


亚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视阿尔弗雷德那带着挑衅的眼神。


同一时刻,黑桃国的半夜三点。位于国度中央的耸立与众楼之中的黑桃钟塔,分针在所有人入眠之时悄然走动。在分钟走向十二之时,黑桃的钟声响彻整片大陆,原本漆黑的街道灯光一盏盏亮起。窗户一扇扇被房屋主人打开每个人都探出头来观望着发出钟响的黑桃钟塔,直到每盏灯光都被带着欣慰笑容的人们点亮,直到黑桃的钟声响彻在世间的每个角落。每个黑桃的国民,无论是散布在黑桃国亦或者是大陆各地,每个人都发出声音为着黑桃国宣誓,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庆我黑桃国王后归来,愿我黑桃国在扑克大陆与时间同长!”


今夜,黑桃国处处皆为不夜城。



TBC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58)

© Adair | Powered by LOFTER